无数的利刃飞旋斩击而来,伴随着狂风烈焰,西岐大军猝不及防之下,顿时便吃了大亏,不过瞬息间便出现了众多伤亡。

    若不是陆植见状,赶忙将手中的长枪一卷,重新化作真武皂雕旗往场中一扬,化作屏障罩住大军,挡下那纸叶利刃,风火呼啸,怕是还不知要出现多大的伤亡!

    “元帅!我们中了敌军埋伏了!”

    陆植转头看了一眼从四面杀来的商营兵卒,亦是眉头皱起...此番先机已失,且中了商营埋伏,还不知他们前面是否还有什么埋伏陷阱,却是不可再强行交战下去了。

    “传我帅令,后军变千军,由杨戬,哪吒,维护,金吒,雷震子率领,突围撤退,剩下诸将,随本帅一同殿后!”

    “是!”

    西岐大军立时后撤,商营一方见状,也马上便领军压了上来。

    见那利刃纸车被陆植真武皂雕旗挡下,商营一方也立时便有了新的动作,只见那商营之中,一名青年将领瞬间率人追了上来,直冲陆植而来,口中还高呼道。

    “贼将陆植休走!吾来取你性命!”

    陆植眉头一挑,寻声望去,正见一身着青色雁翎甲的商将骑着快马冲锋而来,见陆植望来,抬手便从怀中掏出一枚形似八卦之物,发力一掷,朝着陆植打来。

    陆植初时还以为那是什么暗器之物,下意识的便放出金光,体表之上腾起阵阵烈焰般的金芒,结果却见那八卦还未临身,便忽然间化作一道灵光闪烁的法阵,将陆植给笼罩进了其中。

    只见那法阵由灵光构建而成,呈现三才八卦之相,阵中有凌厉杀机引而不发,却是一道凶险无比的可怕杀阵。

    见到陆植果然被法阵吞没,那商将顿时面色一喜,手中瞬间掐了个发觉,打出一道轰雷闷震之声。

    轰!

    只听一声闷雷炸响,那法阵中顿时迸出一阵黑烟,无数刺眼火光涌出,霎时间迸射爆炸开来!

    轰轰!

    巨大的爆炸顿时将陆植吞没其中!

    看到阵中火光爆裂冲天,那商将脸上瞬间露出一抹喜色,只以为偷袭得手,将陆植炸死,正要出声欢呼,便见那激荡的火光风暴之中,突然间刺出了一道刺眼金光,化作剑芒,一剑斩过虚空!

    只见金光一闪,阵法便立时被破,那八卦阵盘更是从中被斩成了两段,灵光暗淡的摔落在地。

    “吾的菡萏阵!”商将又惊又怒的呼喝出声,一双微红的眼睛死死的看着那逐渐平息的爆裂火光,只见陆植头顶造化青莲,手握渊虹剑,毫发无伤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此阵名为菡萏吗?倒是的确变化精妙,威能不凡,但就凭这点手段便想斩杀本帅,却还远远不够!”

    陆植也差不多猜出了一些那商将的身份,此等绝妙的阵法,还有先前那万刃齐发的纸车之术,除了那以阵法与旁门异术闻名的截教之外,怕是再找不出其他人选来了。

    而且那纸车,陆植也有点印象,似乎在原著之中也有出场过,乃是某位截教门人的得意术法,但那位截教之人的具体身份与姓名,他却是想不起了。

    ‘许又是被那申公豹说动,特意来与贫道为难的吧。’他这般想道。

    陆植看了一眼那一脸愤怒的朝自己冲来的商将,索性也便就停在了原地,等着他冲上来。

    “陆植!给吾死来!”

    看着那劈面而来的大刀,陆植眼中神色仍旧没有半分的波动,只是目光淡淡的看着其一刀狠狠的劈在他体表之外造化清气与金光之上,重重崩开。

    随后趁着其空门大开之际,直接便凝出一道金光化作长锁,将他擒下,然后一把拿住,扔回到了后方的军阵之中,交由将士们擒下。

    抓了这名自己送上来的商将之后,陆植才一拨马头,转身下令道:“撤!”

    有着他与金吒木吒等人殿后压阵,那商营追击而来的大军却是根本没占到半点便宜,反倒被陆植他们斩杀了不少,失利之下,也总算是不再继续追赶,任由西岐大军退去。

    返回了界牌关后,将大军安顿,陆植立刻便让人将那擒来的商将压了上来,审问情报。

    两名亲卫将那商将压进了帐来,以刀背狠击其腿,将他压倒跪倒在地,按着双肩,等候陆植问询。

    陆植看了一眼即使被擒下,仍旧一副桀骜不驯,凶狠模样的商将,问道:“本帅问你,你是何人?姓甚名谁,此前那激发无数利刃的纸车,又是什么名堂?”

    那人抬头恶狠狠的盯着陆植,也不答话,只是一脸的凶狠,看起来根本不想要回答陆植的任何问题。

    倒是一旁的黄飞彪突然出声道:“元帅,此人我认得,其先前正是末将老父麾下的先行官,彭遵。”

    “呸!”那彭遵却是对这黄飞彪狠狠一啐,说道,“你们黄家,尽是一群叛臣逆贼!今日还敢与吾说旧,吾当真恨不得一刀一个,将你们这些贼寇叛臣全都斩了!”

    黄飞彪闻言,脸上倒也没露出什么情绪来,也未有解释什么,那纣王昏聩残暴,残害了他们亲妹,如此无道,他黄家反的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

    陆植看着那彭遵,说道:“彭遵,本帅没工夫与你多浪费什么口舌。”

    “本帅再问你一次,那利刃纸车,究竟是何物,如何才能破之,你若交代实情,本帅可网开一面,免你一死,但若你冥顽不灵,本帅立刻就斩了你!”

    彭遵咧嘴一笑,挑衅似的看着陆植道:“那你倒是来斩了爷爷我啊!你休想从吾口中问出半句话来!”

    陆植目光一冷,倒还真是个硬骨头,既如此,那便看看究竟你是骨头硬,还是贫道的刀剑更利?!

    “来人,将这彭遵推下去斩了!”

    虽然陆植对那商营之中的利刃纸车十分在意,抓这彭遵回来,也是为了从他口中审问出情报来,但既然此人如此冷硬,陆植也不会顾忌什么。

    大不了,自己多花点功夫就是了,就那区区几辆破纸车,一点旁门左道之术,还真能难到他了不成?

    下令将那彭遵推下去斩首祭旗之后,陆植又下令道:“去将那高明高觉两人给本帅带上来。”

    此前在西岐打破商营之时,那高明高觉两人,因为有着千里眼顺风耳的神通,能提前预知到危险的缘故,倒是先一步溜走了,没在商营之中找到他们。

    不过陆植却是早已经知晓了那两人的底细,转身便直接派杨戬与哪吒去了他们的老巢棋盘山,寻到了他们的本体与那轩辕庙,堵住了这二人,将无路可逃的二人抓了回来。

    然后陆植也没有下令斩杀这二人,或是送他们去西岐的深山老林中去挖矿,而是将他们关押了起来,准备收服这两人为己用。

    毕竟这二人,一人千里眼,一人顺风耳,正是搜集情报,调查敌军动向的绝佳情报人员,战略作用极大。

    再加之这二人虽然相助殷商,但却也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恶迹,若是识相的话,陆植不介意将这二人收归到账下听令,给他们一份前途。

    很快,高明高觉两人便被金吒木吒两兄弟押了上来,跪在帐中,陆植都还未出声,便听这二人赌誓表忠心道。

    “陆元帅,我二人愿降,从此在元帅帐下听令,不敢有二心,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陆植留下他们二人的心思,他们自己心中也早已经猜到了几分,而且在来时,正好见那彭遵被刽子手在帐外斩首祭旗,吓得两人脸色都变了,生怕自己嘴里往外迸出半个不字,就要落得和那彭遵一般的下场!

章节目录

穿越从武当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泡椒炖咸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泡椒炖咸鱼并收藏穿越从武当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