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意外迭起。

    宁香月的荆棘花刺陡然炸开,化作万千神芒刺光,铺天盖地。这些神芒刺光每一道都蕴含着爆炸般的神元力量,如果炎北不收回拳势,这些神芒刺光恐怕要将他刺得体无完肤,如若有炸开的变化,炎北的肉身将难以保全。

    所有人都对宁香月的神通变化叹为观止,就在他们认为炎北这化腐朽为神奇的一拳必然会撤回,以求自救,惊人的一幕再次充斥了所有人的眼球。

    众目睽睽之下,炎北的拳势不但没有半分回收,反而右手的赤痕划了个半圆,一朵火莲虚空呈像。

    火莲如昙花般瞬开即逝,一种恐怖的寂灭杀界将宁香月完全笼罩。

    “天呐,这是要两败俱伤的节奏吗?两人在比拼谁更狠,谁更能扛得住对方的神通伤害?”

    火莲再现,所有人都变得兴奋而雀跃。石川就败在炎北的这一式神通之下,宁香月会不会重蹈其覆辙呢?

    宁香月完全没想到炎北会拿出以命搏命的打法,不过,如果炎北认为她肉身会率先承受不住伤害就大错特错了。

    花葬!

    漫天荆棘花影,宁香月肉身变得虚化起来,炎北惊人的一拳直接轰了个空,就好像在凭空释放一样。

    她闪躲得玄妙,相比之下,炎北就略显狼狈了,万千花刺爆开,他的法衣破碎,一具完美的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肉身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倏忽一闪,炎北法衣罩体,寒眸如冰,真正的动了怒气。宁香月此举完全是故意的,在落他的面子,否则这些花刺的威力要更足,更强,应该挟裹着杀势才对,但现在荆棘花刺触体即爆,分明是有意让他难堪。

    炎北怒了,这一怒,寂灭杀界死气滔滔,整个道台的元气仿佛凝滞了一般,衍化成他的寂灭杀界领域,在这个领域之中,万星攒动,所有的一切微妙变化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哪怕身处空间界域,宁香月娇容仍然剧变。她完全没想到只是一时戏弄之举就将自己置身如此险境之下,这个大意的后果,让她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宁香月很清楚自己现在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这里不是在外面广袤无垠的天地,而是道台的空间之中,根本无处可逃。她只要出现,就会陷在炎北的大道领域之中,免不了要承受那朵根本不知其所在却始终未曾爆掉的火莲之威,重蹈道侣石川的覆辙。

    场中的形势变得诡异起来,炎北矗立在道台之中一动不动,而宁香月不见了,必然隐匿于虚空之中。

    所有修士都清楚,这种神通遁空之举无法持久,宁香月可谓是已经落于完全的下风。只看道台中炎北的大道领域火色弥漫,就知道那朵瞬间绽放的火莲一直在蓄势,只要宁香月出现,火莲必会爆开,届时宁香月会不会香殒魂消,就看炎北会不会痛下杀手了。

    虚空中,渐显绝望的宁香月脸色苍白,咬牙冲了出来。生与死的抉择在诡谲的氛围中让她心头的压力无比的沉重,从来没有人能给她造成这种可怕的威压,为一时的意气之怒,她有可能比道侣石川更加凄惨,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果不其然,火莲倏忽闪爆,哪怕宁香月各种准备做足,在空中仍喷出一口血箭,漫天焚焰中,她的一身荆棘法衣燃烬,烧没了,玉体娇躯横呈,居然毫发无伤。

    宁香月满面羞愤,知道这是炎北将刚才她的神通手段报复回来,但却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否则这一刻,她必然香消玉殒,肉身不定怎么凄惨,炎北此举,已经是给足了情面。

    “我……认输!”

    宁香月半跪于地,举起右手三指。

    这是一种姿态,代表承情了炎北不杀她的恩德,同时意味着她因为一时的意气之怒,而彻彻底底的输掉了自己的一切名望。

    “你起来吧!”

    炎北淡然,宁香月出手的理由他能够理解,也很难真的对一个为了自己道侣拼上一切的女人痛下杀手,如果宁香月不识趣,执迷不悟,那就是她自己找死,也不必再有半分的容情。

    现在宁香月很明事理,他自然也不会捏着不放,既然上一场已经饶了石川,又何必揪着宁香月,索性成全了这对道侣之义。

    “香月女帝,神道台竞道的本义,就是取长补短,查漏补缺,弥补自身的不足之处,你也好,你的道侣也罢,我没痛下杀手,并不是我做不到,而是没那个必要。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大家能坐在一起论道,而不是非要争个你死我活,今日一会,我言尽于此!”

    炎北道出的是自己的心声,也是肺腑之言,他的这番说辞,当真是让宁香月惭愧万分。

    “炎兄大义,我夫妻铭感于心,一时义愤,当真是惭愧之极,还请炎兄不要放在心上!”

    宁香月施了一个修士礼,转身走了。

    这一战,炎北之名更盛,中道天极负盛名的荆棘女帝也败在他的手上,一时风头无两。

    两轮战罢,神道台竞道的人数筛掉了大半,纵使如此,仍有数万人之多。一连七天,炎北、屠千刀、陆海棠都是连战连捷,过程有惊无险,成功入选最后的三千席位。

    “接下来都是硬仗了!”

    陆海棠感叹不已,“这一次竞道战绩,如果不是和两位兄台论道获益良多,我绝无法走到今天。屠兄的杀戮之道,之前我的看法还是有失偏颇的,好在得以重新看待,炎兄的寂灭之道也让我感悟极深,这一杯,我敬二位!”

    三人共饮,再有陆海棠煽情,屠千刀也流露出难得的笑容。

    “海棠兄说到我的心里了,如今的战绩,已经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结果。我一直想和真正的强者一战,以此磨炼杀戮大道,如今心想事成,下一战不管面对是什么样的对手,不论胜负,都将无憾,在这里,也敬二位一杯!”

    “陆兄、屠兄,你们可不能满足于此,接下来虽说都是硬仗,但为了黛儿,我们也应该拼尽全力。我无法相信其它人,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左右黛儿的命运,只能尽我所能全力狙击对手,我没有其它可以信赖的人,只能指靠二位了!”

章节目录

仙狱问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秋枫晚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枫晚红并收藏仙狱问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