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玉清被修炼者协会会长带走了,他的伤势有些严重,不过要是脚程快一些,说不定能把手也保住。

    林天骄正准备离去,他是林氏家主,来此是担忧林琅,也是表明林氏对风云之争的关注。

    “爹爹····”林静急忙上前,叫的那叫一个甜。两父女之间的小秘密至今算是成功的,起码来说,秦林被搞定了。

    在林琅眼中被搞定的妹妹,他怎么能想到这是二叔的策略呢?

    “饿····那个···林家主····好!!!”秦林有些结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当初在剑仙居中的洋溢洒脱哪里还存在?当时信誓旦旦的气势湮灭在了林天骄一个暧昧的眼神中。

    “你小子,很坏啊···”林天骄相对暧昧的笑容说明了很多东西,让林静只能红着脸盯着自己的鞋面,似乎上面有很美妙的东西吸引着她的注意力。

    “额···和额呵呵···前辈····”秦林心知肚明,必然是某些亲密的信息被传到了这位的耳朵里。

    这种尴尬,真的无解。谁让自己抢了人家的小棉袄呢?

    “没事,继续加油····”林天骄没有准备继续调侃,“看好你,早点把她拿下···”

    “爹爹,你说啥呢····”林静不高兴了,红扑扑的脸上泛出一抹生气的意味,“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女儿的。”

    “呀喝,小妮子长大了,还会生气了···”林天骄破天荒的骂起了林静,“会撒娇会生气会反驳了?”

    “丫头啊,你知不知道北境一众大佬被你当面撒狗粮的时候,你爹我这脸上是个什么表情不。”

    “那可是足够天昏地暗的黑,我都没有骂你,只是让秦小子加油,你反倒来跟我杠上了,是不是爹爹不说你,你就不知道错···”

    “啊?”

    “啊?”

    “啊?”

    这是来自三个年轻人的疑惑,同样的表情同样的惊讶,不一样的是林静是羞涩秦林是尴尬而林琅就是真正的惊讶了。

    话说,这两人什么时候当着北境一众大佬撒狗粮了?

    个中的细节只需要简单的一个思考就想的通透。林琅对着秦林竖起了大拇指:不错不错,原以为你撒狗粮只是在年轻人中间而已,没想到这现在就敢当着北境的众多大佬这样做了。

    “啥时候的事儿?”秦林很是疑惑,转移一个话题吧又找不到好的借口,只能硬着头皮问下去,“我怎么没印象?”

    “你有印象?”林天骄趾高气扬的,终于是要耍起一波老丈人的威风了,“你都快把我女儿给吃了,你现在来给我说没印象?”

    哈?秦林是真的蒙蔽了,啥时候的事?

    不是,我啥时候差点就把林静给·········他想反驳,毕竟在小世界而之中没有过这样的场面啊,最多也就是抱着林静的时候有些肢体上的接触,他很确定。

    可是转念一想,可不是嘛····在小世界之中没有,但是风云秘境中有啊。那一次不是差点把林静给吃了。

    唉,年轻气盛啊。现在好了,说话都不硬气了。

    “嘿嘿,·····那啥···林家主您还有事儿要忙呢吧····去忙吧····”

    林天骄闻言心中已经有了定数,“小伙子,注意克制自己,要是你敢越过那条线,老子一定叫你好看。”

    “嘿呀,你别看你是林氏家主,我可不怕你的威胁····”

    要是大家好好说话呢,他还真的尴尬,可是换个口气,那就不一样了。如今很多事情他已经侧面的开始了解,包括院长和林氏的恩怨纠葛。

    话说起来,自己与林天骄,算是同辈?不,要高好几辈的说。

    “切····你小子,就是太傲了,一点都不好玩。”

    林天骄此刻哪里还有一点家主的样子,面对这样的秦林,他心中已然明白。北境是林氏的北境,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他们愿意,都能知道。

    这包括了秦林接到的那封信。内容虽然不明确,但大概的方向从这几句话中已经有了猜测。

    他看了看还在娇羞之中的林静,心中叹息:女儿啊,前路漫漫还需要努力啊。早点把他拿下,你老爹我这心里才安定啊。

    “走了!”林天骄来的快去的也快,圣人一念,千万里弹指一挥间。

    林琅在一旁早就惊呆了。

    这什么情况?林静没有时间来想这些,他可是需要好好推敲推敲的。

    秦林·····凭什么和二叔这么说话?有点不分尊卑了啊。

    “想太多····”秦林瞥了林琅一眼,“这不叫不分尊卑,这叫隔代亲。”

    当然,辈分比较大的一个还是他。

    这个事实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就让林琅自己去想吧。

    这一场的胜负自然还是要宣布的。

    林琅取得了半决赛的胜利,剩下的就是只有两场对战了。

    北冥对阵李牧子。

    林琅对阵最后的胜者。

    如果可以的话,林琅和李牧子之间需要一场对决,不过李牧子显然不会再跟林琅对战,于是这一过程也省略了。

    李牧子对北冥,手段相对要残酷一些。北冥的招式已经显露过一次,李牧子不会给他释放那种技能的机会,剑是痴迷于武道的剑,快是极致的速度,乱是油然而生的随意。

    这便是李牧子的剑。

    他不像林琅一样有正统的剑之巅峰作为主导,可能会开创自己的剑术,但框架还是界定在林氏的剑法之内。

    李家的博采众长在李牧子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可惜的是他的剑法虽然有‘无招胜有招’的架势,却少了一种有我无敌的气势。没有林琅那种极致到让人战栗的攻击力。

    北冥艰难的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这最后一战,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北冥居然怯战了。

    对于这样的行为,有褒有贬。有人说‘可以被人打死,但是不能被人吓死’。也有人觉得‘识时务者为俊杰’。总而言之,个人的三观不同,给出的评价都不一致。

    北冥对这些根本不在意,去跟林琅打?

    要是没见到那样的招式,还有打一打的兴致,但是那一剑····那极致的一剑····让人绝望让人生不出抵抗的兴趣。

    这只是排名争夺,拿到了第一又怎样?还不是只得一个名声?不涉及到立场的问题,根本不需要生死相对。

    宗玉清是退无可退,他退了就代表了放弃了在修炼者协会更好的待遇,他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所以他选择直面压力。

    但是北冥没有这样的忧虑,他只需要见识到那样的林琅就够了。

    至于对战,来日方长。都在北境这个地界,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自此,北境十年一度的风云之争算是告一段落。

    风云强者第一人,林琅。极致的剑术,时而优雅时而简单粗暴的打法让人们对他的印象愈发深刻。

    接下来的几人都各自有各自的精彩,摸到了道的痕迹的北冥,拼命三郎宗玉清,武痴李牧子他们每一个都是一个传奇。

    原本依照主办方的原则宗玉清是要被排除在风云榜之外的,但是最后却不了了之,对于这种情况,人们自然明白。

    宗玉清是修炼者协会的人,怎么可能排除在外?况且他不是隐瞒修为,只是临阵突破,只能算是意外之喜。当然,更高兴的是林家的人。

    林琅天纵之资,以地仙修为自创剑术,发挥出了超常的实力。这是谁都无法抹除的战绩,这一战,让他风云第一的位置稳固无比。

    随着荧幕上出现的一个个名字,他们的身影逐渐显现在脑海中。人们在不舍之中退去,一次风云聚会,十年一遇,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辈子都难得看到几次的大事,久久不能忘怀。

    风云聚会,普通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那些得到了利益的势力,自然是满心欢喜,那些在这一次中失利的势力,也心中愤懑。

    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加倍努力,争取在下一次风云之争中展现出更精彩的自己,让自家势力得到更好的发展,更优越的资源。

    玉骄阳等人相继离去,只留下秦林一人站在原地。他们是万魔林远道而来的人,自然是需要回去的,这里是王府主管地带,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这就回去?”林琅看着秦林,“你小子,这次再去林氏,可得小心了。”

    “我小心什么?”

    “我呵呵,你当着北境众多势力的面,调戏我林氏二小姐,小心被人打死。”林琅鄙夷的说道,“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不知道我是你大舅子?”

    “我也呵呵!”秦林嘴角利索立即反驳,“我行得正坐得直,不怕你胡言乱语。”

    “我胡言乱语?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滚滚滚,死变态····天仙都栽在你手里,我还想活命····”

    林静在后面看着两个人嬉笑玩闹,哪里有半点风云强者的模样?

    她想起了母亲说的那句话:男人啊,到死了也是一颗少年心。这是母亲离去之前的几个月与她说的,或许是母亲感觉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给她一些做人的道理吧。

    男人至死是少年。不管这个男人在外面有多么的风光或是多么的狼狈,在某个人某个角落里,他们永远保持一颗纯净的心。这种状态,只为一人绽放。

    眼前的两人,毫无顾忌的展露出自己最邋遢的一面,让她相信,他们都是将自己当做最亲近的人。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至于回到林家之后的事情,她心中已然有了谱。只是她不知道,这一次面对整个林氏的压力,就算是林天骄也是满脸无奈。

    还好有人明白事理,早就搞定了一切。不然仅凭两人在北境亿万人面前撒狗粮这一点,就足以让秦林被口水淹死。

章节目录

问鼎极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神笔九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笔九号并收藏问鼎极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