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渊国的皇宫大殿之上,文武百官面色凝重的站在大殿之上,为首的是九皇子,他穿了一身正装,面无表情的站在大殿之上。

    当国师走进大殿之上,大殿内的文武百官就开始躁动起来。

    老丞相上前一步恭敬的朝他行了个礼说道:“国师大人,皇上驾崩,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太子殿下被废,皇上膝下年纪合适立为储君的便只剩下九皇子了,不知国师大人何时册立新皇?”

    “丞相大人所言极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啊,想必皇上驾崩之前应该也已经立下了遗诏吧,国师大人拿出遗诏宣读一下吧。”

    相国公看了一眼九皇子,然后也走出来说道。

    “请国师大人宣读遗诏,册立新君。”

    “臣等复议。”

    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一起站出来说道。

    “好,那么我就来宣读一下先皇的遗诏,首先是先皇关于太子谋逆一罪的圣旨。”

    君离澈看着众人,声音冷漠的说道,然后将手中一道拟好的圣旨递给总管太监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殿下与皇后勾结,密谋造反,毒害朕,其心可诛,现下旨废除太子之位,所有与此事有关人等斩立决,钦此。”

    太监总管宣读完圣旨,退到国师的身侧。

    “接下来,我这里还有一道圣旨,你也来宣读一下吧。”

    君离澈又递给他一份圣旨。

    他拿起圣旨看了一眼,手指一颤,还是继续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朔月国的瑞亲王妃经查实,乃是朕与灵妃所出之女,今日特册封为帝姬,钦此。”

    圣旨宣读完,底下的文武百官皆是一片哗然。

    “什么?朔月国的瑞亲王妃竟然是皇上和灵妃的亲生女儿?可是灵妃不是早就在朔月国的天牢里死了吗?”

    “竟然封了瑞亲王妃为帝姬??这是什么情况?”

    “好了,都别再议论了,皇上确实有留下册立新皇的遗诏,但是——就在皇后离世后,玉玺却突然不见了,没有玉玺,如何册立新皇?所以,现在找回传国玉玺才是头等大事,皇上驾崩,举国哀吊,全国举行国丧七日,七日后将皇上送入皇陵,退朝吧。”

    君离澈走下大殿的时候,目光冷冷的扫过九皇子,九皇子也毫不畏惧的迎上了他锐利的眼光。

    “国师大人,能否告知本皇子,先皇是否将皇位传给了我?”

    九皇子在国师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调,轻声问道。

    “九皇子早点将玉玺找到,便可以知道圣旨的内容了,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我就先行退下了。”

    君离澈淡淡的说道,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殿。

    凤城九皇子的行宫内。

    外面已经是正午,行宫内中挂满了厚重的白色帷幔,一个人影躺在帷幔背后的贵妃椅上,举起杯中的酒浅浅的喝了一口。

    “让你调查的事情,调查的如何了?找到玉玺了没有?”

    他声音淡淡的从帷幔后传来。

    白青云站在帷幔前面开口说道:“太子殿下的府邸我已经查了个遍,皇后娘娘的寝宫我也派人搜查过了,还是没有找到玉玺。”

    “以你所见,你认为这玉玺现在应该何处?”

    帷幔后的人声音淡淡的说道,听不出他此刻的情绪。

    “会不会让皇上给了那个什么瑞亲王妃林清婉?”

    白青云脸色一沉突然想到似的说道。

    “既然能够想到这一层,为什么没有搜查一下瑞亲王府的别院?竟然还要等着我来点拨你,你这脑子是越发的不灵光了吗?”

    帷幔后的人突然愤怒的开口,然后听听见“砰”的一声,是他将手中的酒杯扔出来摔在地上的声音。

    “是,是属下大意了,属下现在马上就派人去瑞亲王府查探。”

    白青云说着,就退了出去,眼神中却有一抹恨意一闪而过,这个人的脾气真是要多讨厌就有多讨厌。

    若不是他一出生地位就在自己之上,自己也没必要任他呼来喝去的,看他的脸色行事,这些账他终有一天会向他讨回来的。

    深夜,无星无月,天空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外面狂风呼啸,刮起满地的落花。

    瑞亲王府别院。

    “婉儿,你究竟有什么打算,不妨说来给我听听,我来帮你分析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

    白洛辰坐在白玉雕花八仙桌上,将手中的黑子放到了棋盘上抬头看着林清婉问道。

    “我对皇位没有丝毫的兴趣,但是我又担心若是九皇子登上皇位,会对你不利,我听国师说你跟他有仇怨?”

    林清婉举起不定的看着他问道。

    “傻丫头,这件事情你自己考虑清楚就好,不要考虑我的因素进去,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至于你说的和九皇子的仇怨,是因为我在战场上斩杀了他的爱将吧。”

    白洛辰拉着林清婉的手将白子落在了棋盘之上,“婉儿,你看,若是你刚才不犹豫,你就已经赢了,所以不管你做任何事情,千万不要顾虑的太多,遵从你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就好了。”

    “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上次我明明看到皇后身边的人亲手将剑刺进了你的身体里,为什么你竟然毫发无损。”

    白洛辰突然想起那天惊险的一幕,不解的问道。

    “哦,你说那件事啊,你忘了小五了吗?小五他是半龙人,龙人最擅长幻术,而小五这个半龙人又有龙皇的帮助,所以那天我才带着他入宫,目的就是让他使用幻术帮我,让皇后当着皇上的面亲口供出她所的罪责。”

    提到这件事,林清婉忍不住得意的炫耀道。

    “原来那天你执意要带小五进宫,竟然是这番用意,我的婉儿,果然是聪慧过人,不过这小五的幻术确实了得,竟然连我都给骗了。”

    白洛辰看着林清婉赞赏的说道。

    就在二人交谈之时,突然有一道人影迅速的从外面的窗户下一闪而过。

章节目录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雪月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月居并收藏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