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

    一声诡异的猫叫忽然响起,众人寒毛卓竖。

    不过白落卿听得出来,那是橘子的声音。

    “橘子……”白落卿低声唤着。

    果不其然自黑暗中,橘子迈着优雅的猫步走了过来,轻轻跃上了白落卿的怀里。

    喵……

    朱丽欣喜道,“叶师兄在这附近……”不过她预感好像不是很合适,立马闭了嘴。

    “橘子嘴里叼着东西。”郑问将东西拿下后,递给了白落卿,郑问表示他可不敢先看。

    海幽:师兄很有眼见哟……

    白落卿缓缓打开字条,原本空白的字条上开始浮现出几行字,随后又渐渐飘散消失了。

    “阿叶说,身后有人,让我们先回去,以免露馅,泰宝他们没事。”

    “身后有人?”郑问目光一凛,警惕的看着四周。

    恍惚间,他好像听到了窸窣的脚步声。众人屏息躲在暗处,死死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道佝偻的身影慢慢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是村长……

    村长一脸做贼心虚的模样,举着个小火把,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最后慢慢走到了井。

    而后郑问几人悄无声息的回去了,橘子则跃入了黑暗中。

    “怎么回事?”曹小云表示自己很懵好像看不懂哇!

    “难道是在进行着什么交易?还是……干尸那样的……”白落卿目光冷峻,竟有几分海幽的模样。

    郑问,“我觉得很可能,也许明天就知晓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明天怎么演戏。现在有师弟在事情就好办多了。”

    他们尽可能的避开虚魂,虽然说他们可能没什么攻击力,但是看着是真渗人。

    “完了……,几位公子小姐,你们那两位朋友不见了。”第二天中午村长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跑了过来,这戏演得那是真难受。

    “什么!他们两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郑问的演技真是入木三分,把震惊慌张都演绎出来,白落卿都不知道平时一本正经的大师兄也会有这一面。

    觉得可能也是被海幽带歪了。

    “怎么回事,村长,他们怎么会不见了。”白落卿也开始“慌张”起来了。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外加郑问加持。

    “我……我……也不知道,今天起来就不见了……”村长夫人捶胸顿足,一阵哀嚎,好像自己很……“无辜”……

    “几位少侠,真是对不住你们呀,都怪我们没看好他们两个。”村长呜呜几声掩面而泣,比他夫人的演技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

    牛逼牛逼……

    “我两个师弟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郑问一个“激动”上前几步揪住村长的衣领。

    “少侠饶命……真的不知道呀……”村长连连拍手,特别无辜。

    “别以为你是老人家我就不敢打人快说发生了何事?”

    “咳咳……师兄要不然你直接把这老头揍了吧。”

    忽然间,他们的墙头上传来了一声口哨,白落卿突然感觉到一股凉爽之气吹来。

    “阿叶……”额……她好像……

    “不好意思,打断了你们的飙戏……”海幽噙笑看着白落卿。

    “你……你是谁……怎么突然出现在我家……”村长夫人收起了刚才的自责。因为这个人好像见过,以防万一,她得装作不认识,反正她没见过。

    “哦,那个泰宝你们进来吧。”随着海幽话音一落,门支呀一声被推开了,进来的正是泰宝和秦玄尹。

    “你……”村长夫妇大惊失色,不敢相信。

    “你大爷,还想把老子献祭了……”

    秦玄尹一个箭步上前,揪着村长的衣领就把他提起来了。这老头竟然还想把他献祭了,当他是什么人,祭品吗?

    “啊……”秦玄尹一声惊叫,忙退后躲开。

    刚刚的村长突然张嘴咬了秦玄尹一口,“你一个年轻小伙竟然污蔑我们两个老人家,欺负我们这些快入土的人,不要脸,亏你们还是修行之人。”

    “入土,要不现在送你们入土?”海幽歪着脑袋眨眨眼。

    “你!欺人太甚。”

    忽然间整个屋子充满了滋滋的闪电声,村长夫人已经和村长靠在了一起,刚刚那速度说他们是个老人鬼都不信。

    这实力这速度……会是个走路都颤颤巍巍端的老人家。

    村长,“哼,几个黄毛小子……还收拾不了你们。老太婆把他们拿下就完成任务了。”

    白落卿几人一惊,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孱弱的夫妇其修为竟都在他们之上。一雷一金结合起来威力无穷。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郑问喝声问道。

    “哼,诛天谴之人。”

    海幽眼神变了变,又是因为他,想杀他!做梦!

    白落卿眼神一凛,“原来你们和他们是一伙,不过不是让人变成干尸吗?”

    “老头子,别和他们废话了,直接把他们全都捉了,献祭。”

    “献祭?”海幽忽然想到了某个人。

    海幽就这么坐在墙头上看着几人打斗在一起,但是明显这对夫妇更胜一筹。

    白落卿铛一声,拔剑而出,剑法凌厉和那柔弱的外表完全不一样。这村长夫妇也是料不到白落卿的招式竟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凌厉吧。

    海幽的目光一直放在白落卿身上,只有白落卿一有危险他就会立刻出手。

    村长老头知道还有个人没出手,要是那个人出手,也许他们就走不了,所以他们必须速战速决,能拿下人最好拿不下就跑。

    “老婆子那个女娃子!”村长忽然像他夫人使了使眼色。

    骤然间,两人忽然冲向白落卿,他们很自信以他们的速度那人是不可能赶得过来的,但是对方是叶海幽,不是普通人。

    他们该想到的!

    墙头上的海幽又怎会察觉不到,皱皱眉,一股杀气弥漫了起来。

    海幽忽然一跃而下,身形快速移动,只见人影晃动间,海幽已经将白落卿拉到了身后,一手紧紧抓着白落卿,然后猛的抬起一脚,将村长给踹飞了,轰一声,土墙倒下了,村长夫人愣了一下,等她回过神来,啪一声被海幽一巴掌送到了墙脚。

    “动我的人,死!”海幽冷冷抬眸,那深邃的眸子顷刻间染上了一丝红色。

    老婆子老头扎在土堆了半天没动,就要过去扶老头,不过被郑问拦住了,郑问一剑挥过去,划伤了老妖婆的肩膀。

    “还真是患难夫妻!可惜在我们这得不到同情。”

    “老头子!”虽然受了伤,但是两人还是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两人见占不了上风,正准备逃跑,轰一声,村长掷出一团电球在他们面前炸开。趁这个机会两个人赶紧跑路了。

    不过他们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们。众人便纷纷跟了上去。

    可是他们刚跑没几步,村子里的虚魂忽然纷纷出来了,一个个两眼空洞,目光呆滞。见到他们就直接扑了上去。

    “师兄,这些虚魂已经成了半傀儡人了。肯定是那两人干的好事。”海幽一边拉着白落卿跑一边踹那些半傀儡人。

    “杀?”白落卿犹豫了一下。

    海幽点点头,这些虚魂放任下去也不行。

    郑问不得不说白落卿动起手来真特么的像海幽。

    解决这些傀儡人并没有什么难度,所以海幽郑问白落卿便追着村长夫妇去了。

    海幽闪身过去,手一挥。

    忽然间一大片冰刃飞刺出去了,村长夫妇眼看冰刃就要到眼前了,正要避开时,海幽忽然感觉身体的力量好像被猛的抽空了。

    整个人一下子半跪在地上,一手撑着膝盖才勉强稳住身体。

    “阿叶!”白落卿知道海幽的灵力必是又出了问题,忙过去扶起他。

    而冰刃也在半空掉落,消散。

    大爷!你就不能再等一会,好歹让我刺一下……

    海幽瞳孔皱缩,这种感觉又来了,所有的力量一瞬间消失了。

    呼吸一滞间,村长夫妇抓住这个机会,向几人射出一道雷来。

    海幽连忙转身,将身旁的白落卿拉进怀里,轻轻摁着她头。

    郑问见状,立刻铺开了一道冰墙,可是雷的威力更猛烈了些,瞬间击碎了冰墙。

    海幽闷哼一声,背后挨了一记雷电,幸好郑问的冰墙削弱了闪电的力量,不然海幽还真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好好站着。

    “阿叶……”见海幽受了伤,白落卿一蹙眉一手支着海幽的身体,一手一展,藤蔓飞出,死死的缠住了村长夫妇。

    海幽擦擦嘴角的血,真是倒霉……

    海幽高大的身体靠着白落卿略有的消瘦的身子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搞笑。但是这话可不能让海幽听见了去。

    吼……

    正在白落卿和那村长夫妇对峙不下时,一声巨吼,橘子化身成雪狮,举着大爪子向村长拍去。

    只听得一声惨叫,存村长已成肉饼。再一爪子,将老妖婆拍飞,郑问抓住机会,提剑割喉,利落的解决了老妖婆。

    海幽背上的衣服被劈焦了,伤了一点皮肉,一阵痛痒隐隐传来。

    “阿叶……”白落卿搀扶着海幽,不知道海幽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师弟……”

    郑问见村长两人已经凉了,忙过来看海幽的情况。

    郑问一把抓起海幽的手,用气息一探,“怎么又出现这种情况了。”

    “到底怎么了?”白落卿不明所以心里一直放心不下。

    “没事,我们先回去。”

    白落卿扶着海幽往村长家去看看。

    “叶师兄……”

    泰宝朱丽同时开口道,但是朱丽眼里的那丝情,却是不经意的露了出来。

    海幽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泰宝,“师兄,我们都已经解决了,现在怎么办?”

    “我们先离开吧,这村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烧了吧。”离开前,郑问让朱丽一把火烧了村子。

    海幽召来雪燕,坐了上去,载这么几个人雪燕还是没问题。

    泰宝一直对这个巨大的雪燕啧啧称赞,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的确……了不起……

    像这种灵兽很少会被驯服。

    秦玄尹很是不明白,海幽怎么能驯服这么多的高级的灵兽,秦玄尹越想越阴郁,更奇怪的是海幽好像可以随时隐藏自己的灵力。

    海幽坐在雪燕背上,歪着头靠着白落卿休息起来了,白落卿是知道海幽的愈合能力是很强,所以这点伤应该很快就好了,但是她心里还是放心不下,虽然她知道海幽的灵力是有问题,但是如果不了解原因就很难解决。而且要是以后发生了这种事,遇到危险怎么办。

    这边白落卿正担心着海幽遇上危险灵力失灵怎么办?

    那边海幽已经闭目养神了,白落卿探了探海幽的情况,眉头皱了皱,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打算寻个机会再问一下海幽。

    雪燕拍打着翅膀,越过了偌大的湮灭森林,底下还时不时的传来一声灵兽的叫吼声。

    雪燕身上那巨大的威压势必是影响到了底下灵兽。

    从上往下看,林子里黑漆漆一片,嘶吼声是一阵一阵的响起来,即使他们在上空四周开阔,光线明亮,但是听起来还是很渗人。何况下面那些东西的修为可不一般这些吼声对那些修为低的人而言简直要命。

    幸好他们几人的修为都足以抵挡得住,而且离得又远,不然可保不齐他们会不会也出点什么事。

    随着他们越飞越远,心里的那种惊悸才缓了下来。

    海幽可不想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过夜,便让雪燕一直飞,渐渐的人家越来越多,地势也平缓了许多,远远的他们便看见一座镇子。就打算在那落脚。

    郑问看着熟悉的镇子身子忽然绷紧了起来。斜昵着看了看闭着眼的海幽,那样子很明显。

    叶海幽别以为你受伤了我就不知道你是故意的。

章节目录

身负枷锁也潇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念非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念非妖并收藏身负枷锁也潇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