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秋念把郁金香芽丢给了清溪,很快便抛到了脑后,没再关心,反倒是暗地里对柳瑜飞的动向有些上心。

    她派了人暗中盯着柳瑜飞院子里的动静,发现随着春闱的日子越来越近,柳瑜飞院子里的防备也是越来越严密,她根本找不到机会做手脚。

    “看来我还真没猜错,这回柳如眉肯定是要指望着柳瑜飞科举得中,好寻得翻身的机会。”

    冉秋念关起房门,和清溪私下讨论了几句,有些不甘心。

    “那可如何是好,若真让那个柳瑜飞中了举人,有了官身,以后在冉府还不得横着走。届时小姐和少爷可怎么办是好?”

    清溪急得团团转,却根本没想过万一柳瑜飞根本没考中这个可能。

    “府里阻他不得,那就想办法在外面下功夫,就算不能阻止柳瑜飞科举,给他添添堵也够了。”

    冉秋念摸了摸下巴,有了主意。她伸手招了招清溪,在她耳边轻声吩咐了几句,清溪有些迟疑的看了看冉秋念:“小姐,这能行吗?”

    “能不能行也就这个法子了,难不成你还能想到更好的?”

    冉秋念轻轻拍了拍清溪的头,没好气的说道。

    清溪讪讪点头,摸着脑袋出门去给冉秋念准备那些东西去了。

    冉秋念看着清溪的背影消失在门后,这才从一旁的箱笼里拿出做了一半的女红。

    虽然冉秋念的手艺还不够熟练,但却做的很用心,已经做了好些天,还剩最后一块地方就能全部绣好。

    这是她为萧殷亲手准备的卷袋,上面端端正正绣上了萧殷的名字,又用红绳在袋口做了系绳,末尾缀上冉秋念特意和清溪学来的璎珞结,再绣上金桂纹饰,几乎把能用上的好彩头全用在了上面,只求能给萧殷带来好运道,让他蟾宫折桂。

    清溪回来就看见冉秋念还在那里认认真真的绣着金桂纹饰,不知道做了多久。

    “小姐歇上一会儿吧,离春闱还有几日,不急于这一时的。”

    清溪心疼的看着冉秋念,为她把烛火燃的更亮,生怕她把眼睛熬坏。

    “就剩这一点儿了,我做完就睡,早些送给大哥哥我也早些能安心,你要是累了就先去休息吧,不必在这儿伺候了。”

    冉秋念摆摆手,赶清溪去休息。但清溪哪儿忍心真把冉秋念一个人放在这儿,虽然有些困倦,却还是打起精神给冉秋念多点了几只烛灯,备好了提神的茶水。

    冉秋念见状,也没再坚持赶人,手底下的动作却是快了几分。

    “小姐可真是有心,就是当年二少爷童生试的时候,您也没这般上心过。”

    清溪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你说秋白哥哥?”冉秋念想起当年被老夫人用棍子赶去童生试的亲哥哥冉秋白,忍不住带了几分笑,“说起来,我也有好些时候没见过秋白哥哥了,听祖母说,秋白哥哥的商队已经在往锦绣城来了,最迟春闱之后,秋白哥哥就能回家了。”

    对与冉秋白的见面,冉秋念是期盼已久的,她重生归来之后,见了很多的故人,却一直没能见到在外跑商队的冉秋白,心中早就想念不已。

    “若是这回大少爷能一举中第,老夫人那儿也有了安慰,就不会再逼着二少爷念书了。二少爷也就能在府里多待些时日。”

    清溪也想到了冉秋白的不爱念书,有些忍俊不禁。

    为了躲避老夫人的督促,冉秋白长年累月的领着一支商队在外跑,天南海北的就是不敢着家。为此老夫人可是恨铁不成钢了许多年。

    冉秋念也对这个从小就极疼自己的哥哥想念不已,上辈子也是在春闱之后秋白哥哥才带着商队回来,但那时候迎接他的却是继室夫人柳如眉和几乎取代了他在府里地位的柳瑜飞。

    这次她绝不会再给柳如眉和柳瑜飞机会,重蹈上辈子的覆辙。冉秋念一边凝神绣着手底下的金桂纹样,一边慢慢的想着。

    “清溪,明日把我的熨斗拿出来,把这个卷袋熨一熨,就可以拿给……”

    等冉秋念把卷袋全部做完之后,转头去叫清溪,才发现人已经受不住困枕着手臂靠在书架的支脚上,睡得昏天黑地了。

    冉秋念眼里忍不住有些好笑,这丫头还说要等着自己一起,禁不住感叹:“到底还是个孩子。”

    若是清溪醒着,必然要奇怪冉秋念分明比自己还要小两岁,却对着自己一副大人的姿态。

    把清溪叫醒,让她赶紧去偏房的榻上休息,冉秋念也打着哈欠躺上了床。

    翌日,午膳之后,冉秋念把自己熬了多日才赶工干点做出来的卷袋亲自给萧殷送了过去。

    她现在对萧殷好,已不像是最初那般带着功利性,但凡做了一点儿好事,必要在萧殷面前好好夸一夸自己的用心。

    不知不觉中,冉秋念已经将萧殷彻底纳入了自己人的保护范畴之内,将他和祖母、冉秋白放在了一个位置。

    或许连冉秋念自己也还没有察觉到这一点,但萧殷却能明显感受到冉秋念的真心与信赖。

    “大哥哥,我听说红绳系带和金桂纹饰最是吉利,还有这璎珞结,清溪说是能聚好运道的,科举那日用你用念儿这个卷袋装过考卷之后,必能蟾宫折桂,一举夺魁。”

    冉秋念细细叮嘱了几句这卷袋的重要之处,却绝口不提自己熬了这些日子,就为给萧殷做出这卷袋,一双手都有些磨红了。

    “小姐这几日怕不能赶在开考之前做好这卷袋,可是日日赶工,昨夜绣了一夜呢!”

    清溪见冉秋念半句不提她做这卷袋的辛苦之处,便忍不住为自家小姐说了几句。

    “清溪。”冉秋念喊了清溪一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萧殷。

    平日她一向是奉行做好事必留名的,可对着萧殷,那些原本可以很流畅的说出来的自夸都被她忘在了脑后,冉秋念也不知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一只手轻轻放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冉秋念只听到萧殷温和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念儿有心了,我会好好保留这卷袋,必不会让念儿一番心血白白浪费。”

    萧殷对自己的学问是有自信的,就算不能拿到魁首之位,想要一举得中,倒是不难。

    这些天他为了私下调查那岭南铁矿案的内情,与锦绣城的众多士子都有接触,也并毫无收获,对自己在这些士子间的水平也大约有了数。

    但萧殷并未对冉秋念说的直白,凡事总有万一,他不想冉秋念失望。

    据离科举之日只剩下两天,这些天冉秋念一直在给萧殷准备带进考场的东西,她向秀姑打听了什么东西能带、什么不能带,便埋头在东厨亲手给萧殷准备起好吃又易存放的精细点心。

    冉秋念特意做的很小,这样就不必担心糕点被检查的士卒掰碎,萧殷爱洁,必不会去碰被士卒掰碎检查的糕点。

    至于其他的东西,早就有老夫人为萧殷准备齐全,不需要冉秋念操心。

    科举之日,一大早,祖母也来看了看整装待发的萧殷,日头太高,她不便亲自去送考,便只拉着萧殷的手,叮嘱了几句。

    “你这孩子向来是个不用人操心的,这些年祖母对你也是多有疏忽,但你是个好孩子,不曾怨过祖母。”

    “今日大试,不论结果如何,在祖母这儿,你都已比大多数人优秀。你也不必太过紧张,只管安心去,冉府会派车马时刻守在闱场外面,只等你归来。”

    在冉秋念的不懈努力下,老夫人对萧殷早就没有一开始那般误解重重。爱屋及乌,更何况萧殷的优秀不容置疑,老夫人对萧殷也早就当作疼爱的小辈去看待。

    “祖母放心,有我跟着去送大哥哥进闱场,必没有更稳妥的了。”

    冉秋念揽过老夫人的手臂晃了晃,笑嘻嘻的站到了萧殷的身边,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萧殷谢过老夫人的一番关心叮嘱,这才拉着一旁硬缠着要跟他一起过去的冉秋念坐上了出府的马车。

    “等我进了闱场,你就和管家赶紧回府,别在外面逗留,惹人担心。”

    萧殷看着比自己还要兴致高昂的冉秋念捏了捏眉心,怕冉秋念真在闱场外面等着他考完一整天,赶紧把人从帘子边拉过来,耳提面命。

    “放心吧大哥哥,念儿保证看着你进场之后,立马和管家伯伯回府,不叫你担心。”

    冉秋念生怕萧殷在场内还惦记着自己,赶紧竖起三根手指保证起来。

    “别胡闹。”

    萧殷压下冉秋念竖在脑袋边上的三根手指,无奈的看了冉秋念一眼。

    “今日怎么不见你带着贴身丫鬟?”

    萧殷奇怪的看着孤身一人跟自己过来的冉秋念,直觉冉秋念又在打着什么盘算。

    “我让她帮我去办另一件事了,不跟我们一路,一会儿在闱场外边会合。”

    冉秋念眨了眨眼睛,故作神秘的笑了笑,若是顺利的话,柳瑜飞这会儿怕是要气的火冒三丈了。

    萧殷猜不出冉秋念做了些什么,看着她嘴边狡黠的笑容,也没有深究,左右这丫头不会让自己吃亏。

    马车缓缓停在了闱场的入口,已经有不少士子到了这里,正在排着队等待搜身检查,慢慢往闱场里去。

    冉秋念不好下去,只能看着萧殷过去,排在了队伍的最后。她趴在马车窗户上遥遥看着,一边忍不住在人群里搜寻,如愿以偿的没有看到柳瑜飞的身影,忍不住脸上带了笑。

    看着萧殷过了检查,进了闱场深处,失去了踪迹,外面的士子也大多都进了场,而柳瑜飞依然没能赶到,冉秋念这才松了口气。

    “小姐,我们可要掉头回府?”

    管家在外面小声询问,闱场马上就要关上了,要到傍晚才能结束。

    “再等会儿吧,等清溪来了就走。”

    冉秋念语气轻快的说完,视线从窗外扫过,却忽然变了脸色。

章节目录

权臣养成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南方有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方有南并收藏权臣养成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