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月上中天。

    云师在海洋深处如一条灵活的小鱼般穿梭,气息完全融入在海洋之中,与千千万万普通的海洋生物一般,如果没有达到七阶深渊使者以上,根本不可能发现得了她。

    她略有些无聊,随意地跟着一大群沙丁鱼来回游动。

    忽然,她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眼睛微微一亮。

    紧接着,她伸出一只手轻轻挥了挥。

    围绕在身边的沙丁鱼群在一瞬间变幻了状态,它们那小小的、无光的鱼眼同时有了焦距,并且所有鱼都齐刷刷地朝着一个方向调转了身子。

    “去吧,看看是谁?”

    云师在水底轻松地发出了声音,再次挥了挥手。

    顿时,这一大群沙丁鱼便抱着一团,飘飘荡荡地朝着她指挥的方向游了去。

    云师则是闭起了眼,与那群沙丁鱼共享起了视野。

    不仅如此,她周围的许多海洋生物也悄然调转了方向,从不同的角度悄然跟了过去,眼神中纷纷闪烁起光芒,它们眼中能看见的一切,云师都可以看到。

    许久之后,云师忽然睁开了眼。

    “只有两个人,都是五阶,嘻嘻,猎物到啦!”

    她咧嘴一笑,手脚在海水中轻轻划动,对准了方向后,神力猛然爆出,将周边海水轰然炸开,她自己则是化作一道离弦之箭,以肉眼难以看见的速度,瞬间冲了出去。

    ……

    几十里外,两名男子在浅海中并肩水遁而行。

    他们二人相貌身材一模一样,都在三四十岁左右、细眉挑眼,衣着也完全相同,只是一人长发及肩、一人却是寸头,这便是二人唯一的分别。

    这时,寸头的男子开口问道:“哥,你说,神殿这次怎么突然开始打击海盗了?”

    听到这个问题,长发男子冷笑一声,说道:“一个月后,新任教皇争夺战就要开始,到时候可不仅仅是比拼本事,还要看那些巡海夜叉在海洋子民中的支持率,多半是哪个巡海夜叉想趁着这个机会,杀一些海盗立威扬名。”

    “这事,教皇都不知道。”寸头男子的脸沉了下来,说道:“不知道是哪个家伙胆子这么大,连我们的人也敢动?”

    “大多数的巡海夜叉,和我们关系都不错,只有两个人,是难啃的硬骨头。”

    长发男子说道:“一是最强的雨伯,他手握夜叉,实力强得惊人,更是得到过至尊师的亲自指点,胆气大得很,而且脑子一根筋,谁的面子也不卖;另一个就是云师,天生的悬河灵镜体,天真浪漫什么也不懂,却非常听她那个脑残姐姐的话,我觉得,大概率会是她,她姐姐云落脑子不太清楚,总是出些馊主意。”

    寸头男子却摇头道:“我看未必,那云落再不识相,也知道我们奚风奚雨的大名,黑颅海盗团是我们的人,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看,保不准是那个雨伯。”

    “如果是雨伯,那就值得警惕了。”长发男子奚风阴沉着脸说道:“据我所知,他只会听从更高层的命令做事,不会自己乱来。这事教皇都不知道,难道会是至尊师……不,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管过事了,难道是太婶婆?”

    听到这个称呼,寸头男子奚雨惊了一惊,咬着牙:“太婶婆为什么要对付我们?我们可是她除了至尊师,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奚风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沉默了加快了速度。

    奚雨叹了口气,跟了上去,又问道:“哥,那我们现在过去,还来得及吗?”

    “不重要。”奚风说道:“黑颅海盗团全灭了也无所谓,我们可以养出一个黑颅海盗团,就能养出第二个、第三个,重要的是埋在岛下的东西。”

    奚雨点点头,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他们俩同时一惊,感应到了一股极其强大力量的靠近!

    “防御!”

    奚风一声惊呼,兄弟二人毫不犹豫地同时催动神力,共同在身前凝聚挤压海水,造出了一个强大的水幕。

    然而下一秒,他们身前的水幕便轰然炸碎,伴随着一声巨响,二人同时被一股大力掀飞,直接飞出了海平面,被抛到了半空中。

    二人借助海风稳住身形、悬停之后,便看见身穿玄鲨宝甲的云师浮出水面,同样御风而起,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盯着他们目不转睛。

    “哥,你猜对了,是云师!”

    奚家二兄弟虽然没有见过云师,但对她的样貌形容早已经清楚,更是一眼认出了她身上那件玄鲨宝甲。

    “还好,不是雨伯。”见到云师,奚风反而松了口气,对着她笑了起来:“小妹妹,你很厉害,但是……”

    话未说完,云师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原地!

    深渊使者达到六阶大洋诗人境界后,可以在水中短距离瞬移,方才她将奚家二兄弟轰出海面时,制造出漫天飞舞的海水,正是适合她瞬间的环境。

    一刹那,她便来到了奚风的面前!

    两股恐怖的风压在她双掌间凝聚,紧接着便脱掌而出,轰向奚风的胸口!

    这一招绝对算不上云师最强的一击,但对付一个五阶风暴勇者,根本是绰绰有余。

    然而,奚风的脸上却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轰!”

    云师的双掌实实在在落下,直接将奚风身上穿着的普通辟水衣物轰成了碎渣,然而,他内衬里都穿了一件深蓝色的贴身衣物,模样和云师身上的玄鲨宝甲很像,这一击落在奚风身上,竟然对他没有造成任何伤害,所有的攻击消弥于无形之中!

    不仅如此,下一瞬间,云师只觉得与奚风胸口紧贴的双掌上,传来一股极强的反弹力量,一点也不比自己刚刚打出的那两掌要弱!

    “哼!”

    身在半空、没有提前做防御的云师被这股反涌而来的力量击飞,倒飞了二三十米才堪堪停下,但很显然,她也没有受伤,身上的玄鲨宝甲上有黑色光芒流转,似乎是将力量都吸纳了进去。

    “玄鲸宝甲?”她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确定地问道。

    然而紧接着,她便再次露出残忍兴奋的笑容:“就算你穿了玄鲸宝甲,也不是我的对手!”

    但奚风脸上的笑容却没变,同时,一旁的奚雨伸出手,手上托着一个蓝色宝珠模样的东西,但仔细一看,会发现那一个完全静止、表面极其光滑规则的水珠子。

    “海纳百川?!”这一下,云师脸上才真正露出震惊的表情。

    奚雨嘴角一撇,将手上名为海纳百川的水珠子狠狠抛出!

    哗啦一声,那水珠子散作千万水滴,同时,一个个身影竟然从那水珠子中飞掠而出,一个、两个、五个、十个……

    刹那间,足足二十个人影出现,他们有的人能够像奚家兄弟、云师一样御风悬停,有的人却是落在了海上,踏着水面站立,毫无疑问,这些全都是深渊使者,其中实力强大的,有五阶!

    云师悚然大惊,尽管她知道自己实力强大,但也没有神经大条到认为自己可以同时和这么多高手对战,更何况奚风奚雨两兄弟抬手间就显露出了两个在整片大海中都称得上顶尖的强大神之遗物,谁知道他们手中还有没有更多底牌?

    云师天真,但是不傻。

    她二话不转,掉头便往海水中扎去,准备逃跑!

    但是,奚家兄弟已经摆出了这么大阵仗,怎么可能让她如此轻易地遁走?

    “动手!冰牢阵!”

    奚风一声厉喝,在场所有深渊使者,同时催动起神力!

    不仅如此,他们的手上还同时握有一个小小的冰珠子,在神力的催动下,一股极寒之气飞速蔓延开来,脚下的海水开始大范围地结冰!

    当云师落在海面上时,下方的海水已经结起了数米厚的冰,她根本无法潜入其中!

    同时,那冰面上咔咔生出一条条冰藤,以极快的速度围成了一个冰牢,将她困在其中。

    云师狠笑一声,全身神力疯狂流转,百米外未结冰的海水在她的催动下炸出无数水柱,那些海水纷纷化作刀剑飞来,但她的敌人却也早有准备,一道道冰墙立起,将四周死死护住,那些海水轰在冰墙上,虽然将冰墙轰得四分五裂,却也无法伤到这些深渊使者。

    “不要努力了,你虽然是六阶巅峰,实力强大、神力雄浑,但我们已经有了克制你的办法。你要和我们拼神力消耗,我们这里二十多人,怎么也拼得过你。”

    奚风冷笑着说道:“你是巡海夜叉,地位超然,我可不敢把你怎么样,乖乖认输,我不会伤你的。”

    云师转过头,对着他呲了呲牙,露出一个凶兽般狠厉的表情,丝毫不理会他的劝说,继续疯狂努力试图突破冰牢,但确如奚风所说,他们足有二十多人,加上早有准备,已经把云师吃得死死。

    奚雨飘在空中,抬起一只手掌,刚刚放出二十人的海纳百川重新由无数小水滴汇聚回他的掌心,变回了那个水珠。

    “哥,她在这里,是不是说明,黑颅海盗团已经完了?”他阴着脸问道。

    奚风点点头,看着在冰牢中不断挣扎、却又无可奈何的云师,说道:“应该是。不过看她这傻样,估计只是杀了海盗,没做别的事。哼,我们走,去黑颅岛,把东西拿上。”

章节目录

废土追凶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鱼龙惊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龙惊蛰并收藏废土追凶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