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暮天寒,日长一线,转眼年根将至。

    嘭……

    一声鞭炮炸响,由李府大院里传出,三个穿着大花袄的小男孩追逐打闹,童真的笑声不夹任何杂质,清脆,悦耳。

    俩声马嘶,耿大从门房里跑出来,扯开嗓子喊道:

    “老大,老二,小三,主爹回府了,先莫要放炮,若惊到主爹,我不打烂你们屁股。”

    话音未落,就听身后传来李彦爽朗的笑声:“哈哈……耿大哥也忒小瞧我李彦了,我何时变得这般胆小?”

    耿大憨厚一笑,接过马缰绳。

    李彦双手空闲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积雪,大步向院里走去,王小七跟其身后。

    “来来来,三个小老虎,让干爹瞧瞧你们手里的炮仗。”

    耿大的这三个儿子皆不过十岁的年纪,但调皮的很,天不怕,地不怕,上房揭瓦,下湖摸鱼,无所畏惧,然而,说起来倒也奇怪,愣是对李彦怯的不行。

    三人乖乖的站成一排,看着面前一身大红裘衣,肩披绒毛大氅,头戴着翻毛胡帽的尊贵男人,不敢说话。

    耿大道:“快给主家爹拜年。”

    老大老二立即跪地磕头,小三犹豫一下,迟迟不跪。

    耿大见状对小儿子的屁股就是一脚,呵斥道:“快跪下。”

    李彦拦道:“耿大哥何必打他。”蹲下身子,对小三:“告诉干爹,你为什么不跪。”

    “娘新给我做的衣裳,跪在雪上就弄脏了,所以我不想跪。”

    李彦刮了下小三皴裂的脸蛋,打趣道:“俩个哥哥给干爹拜年都会得到压岁钱,你不跪,可就得不到喽。”

    “我不要这钱,我要像韩五叔那样骑着大马,帮主爹带兵,做事换钱。”小三昂着下颚道。

    李彦苦笑道:“好家伙,你一句话便把干爹给判了,记住,你韩五叔带的不是兵,是护府家丁。”顿了顿,欣喜的拍了下小三的屁股,道:“干爹现在就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交给你做,敢不敢接令?”

    “敢!”小三的童子音异常尖锐。

    “去后宅告诉你干娘,我回来了。”望着小三的背影,又笑道:“快点跑,若慢了可没赏钱。”

    耿大忙解释道:“三儿还小,不懂事,您可别怪罪。”

    李彦颇有些不悦道:“耿大哥说这话听着不是味儿,我若怪罪一个小孩子,岂不是我不懂事,何况这小三又没有错,重点培养,将来定会有一番作为。”

    耿大连忙应了几声。

    “小七,给三个小老虎压岁钱。”李彦说完,笑着迈步向内宅走去,可以看出其心情大好。

    王小七从怀里掏出三枚银锭子,递给耿大,后者一愣,不敢去接,胆怯道:“小七哥儿,这有点太多了吧,给些散碎的就行。”

    “你何时看咱家官人花过散碎银子,给你就拿着,耿老大,不是我小七说你,你啊,真不如你家小三。”王小七把银子扔入耿大怀里,紧了紧身上的棉衣,追李彦而去。

    ……

    刚迈过内宅门槛,便看到小沫站在门口恭迎,飘飘下拜后,习惯性将李彦的俩只冰手接到自己的袖筒里,用力的揉搓几下,这是入冬以来小沫和李彦习以为常的事。

    “家里可好?”二人共有一条袖子向院里走去,李彦关切的询问道。

    “都好,倒是姐姐时常念叨相公。”小沫懂事道。

    “念叨些什么?”

    小沫学着李瓶儿忧郁的姿态,道:“”酒醒熏破冬睡,梦断不成归。人悄悄,月依依,翠帘垂。更挪残蕊,更拈馀香,更得几时回。”

    哈哈……

    二人同时大笑。

    一路上老妈子和小丫鬟们纷纷给李彦拜年,说些吉祥话儿,李彦也不吝啬,通通有赏。

    行至正房,李瓶儿手握暖炉,一身洁白站立雪中,白裘衣,白斗篷,白棉靴,犹如粉妆玉砌的一般,身旁俩株寒梅傲雪凌霜,这副画面,美到不真实。

    “相公。”李瓶儿款款迎上前,一双噙着泪水的明眸仔细的打量着李彦,舍不得移开。

    李彦抽出手,捧着李瓶儿的脸颊道:“天冷,屋里说。”

    老妈子又端来俩具燎炉,屋子里登时便暖和起来。

    李彦一杯热茶下肚,驱散身体里的寒气,舒服的呻吟一声,抱怨道:

    “为了找到能让妙梦满意的冰块,可冻着我了,也不知道她那冰库能赚几个钱。”

    “昨个范二捎来口信儿,说小渔村地寒土冻,等来年开春再行动工,询问相公是否同意。”小沫汇报道。

    “上次我去的时候,见他们已经挖了百十平米,足够用的了,告诉范二让弟兄们回家过年。”

    李瓶儿一边为李彦梳头,一边埋怨道:

    “烟姐姐也真是的,不就是一个藏时鲜的冰窖嘛,那冰坨子哪里不好取,非逼着相公去深山老林,这大雪抛天,天凝地闭的,若出点闪失可怎么好,她是离的远,不知心疼,可苦了我和小沫,成日里为此挂念……”

    “来让相公瞧瞧,是不是人比黄花瘦。”李彦用她的诗打趣道。

    正这时,一个小丫鬟站在门帘外,道:“跟主娘回,京都送来三车礼品,领头的还是上次的王大郎,说烟家大娘子有话捎给主爹。”

    李彦忙道:“把人领去书房,上最好的茶,京都人口叼,不要慢待了人家。”

    小丫鬟应了一声。

    “相公,我去前边照看一眼,想必烟姐姐送来的又是些隔季的鲜果,和一些稀罕玩意,小丫头们不知放哪儿,再糟蹋了好东西。”小沫道。

    “让王小七去叫陈二哥,宋大哥他们,都去书房等我。”李彦吩咐道。

    小沫答应着离开。

    “相公一回来便火急的找他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李瓶儿问道。

    李彦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道:“你这几天有没有看陈二哥出版的报纸,这哪行啊,娱乐板块不够抓人眼球,连载小说也断更了,还有让他写陈文昭贪污腐化,也写的也很隐晦,他在害怕什么?”

    “相公要如何抓人眼球?”李瓶儿不解道。

    李彦沉思一下道:“看来是得捧红几个窑姐儿了,嗯……就从翠云楼里选吧。”

章节目录

浪子宰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拗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拗人并收藏浪子宰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