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呢,这无生涯就是一处专门为了囚禁曼珠沙华的这个男人的地方。

    由此可见,办公室恋情是多么的悲惨。

    不过虽然办公室恋情悲惨,但是现在好像也是有了转机,虽然我也不知道具体的转机是什么,但是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毕竟,现在两个人虽然依旧是没有见面,但是很明显,现在已经通过另一种方式见面了。

    男人手指轻轻的触摸着额头,那里是刚刚“女人”消失的地方。

    “高手,这个算不算是你们见面了?”我试探着问了一句,毕竟这种见面的方式实在是太过诡异,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到底是算不算。

    “算吧……”男人回答了一句,却也是模糊不清,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方式到底是算什么。

    妥了,既然高手已经这么说了,而且,俩人现在也没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那么便证明这事情还是有转机的。而这也让我明白了一件事:百密一疏,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算是如来哥这样的大BOSS,也有疏忽的时候。

    “那你要怎么做?”我问了一下,其实这个问题已经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了,但是为了满足自己,以及众人的八卦心理,我还是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怎么做?”男人抬头,皱着眉头看着洞顶,看表情,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

    半晌之后,男人收回目光,朝着我看来,随即嘴角扯出一抹凄惨的笑容。

    “等。”

    唉……众人也是一声长叹,因为除了等以外,我们也找不到合适的办法来处理眼前的事情,毕竟,我们的实力摆在那里,如果足够高的话,我倒是可以直接踹了如来老哥的大门,进去薅着老头的耳朵让他把这件事给办了,但是现在,我感受一下自己的实力,算了,别说如来哥了,灵山的大门估计都进不去就让放挺了。

    众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却没想到,打破这沉默的却是高手,要不然怎么说人家是高手呢,看看人家这心性,拿得起,放得下。

    高手起身,继续朝着我们笑了一下,随后道:“其实曼珠沙华如果只是单单的灭绝了花朵的话,也是不行。”

    众人自然听出了高手的意思,都在安静的等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高手手掌伸出,拇指、中指扣在一起。握草,这动作,太熟悉了。丫一个响指之后,我们是不是就要死一半人呀?

    事实证明,美版的玄幻,还是不如东方的玄幻严谨,高手手指打出一个脆响,随后便见到我们周围的曼珠沙华在飞速的消亡。是那种干干脆脆的消亡,翠绿的叶子开始枯萎,然后枯黄的叶子掉落,半空中便已经化作了一团灰白色的烟雾,消散在了空中。

    只是片刻的时间,山洞之中的曼珠沙华已经彻底消失,山洞本来的面目也终是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估计外边也是一样。

    半晌之后,高手眼睛睁开,长出了一口气之后,再次看向我的眼神已经变的清明异常。

    “此后,地府便再无曼珠沙华,也再无红花亭和无生涯。”高手的目光在我们的身上转过,微微停顿一下继续道:“不过,这得除了我们。”

    草!吓死我了,以为女人放在我们身体中的曼珠沙华也没用了呢。

    “而且,即便是魂族得到了我们,却也无法再制造出灵灭的毒了。”高手继续道。

    很明显,高手已经知道了我们到这无生涯的意图,当然,只是一部分的意图。

    “还有,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无生剑的气息。”

    无生剑?这个名字我们自然知道,而且是非常熟悉的,只是我们却不知道高手突然说出这句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只是心却是瞬间便悬了起来,因为我们都在希望着一件事情。

    “无生剑,本就是我的佩剑,我将这无生剑放出去的目的也是为了寻找另一半的曼珠沙华,只是没想到,这无生剑却是被你们所得,而且,最后还落了一个这样的下场。”高手满脸苦笑的说着。

    “尚不去能不能活?”有些时候,犹豫反倒是更让人痛苦,所以我选择了直接问出我的问题,没有半点的犹豫,一个要么这样要么那样的问题而已。

    “那个孩子叫尚不去吗?”高手先是疑问了一下,嘴角扯开一丝笑容之后,继续说:“他能不能活,我也不知道。”

    草!这不应该是一个要么活,要么死的问题吗?你丫的为什么非要弄出来第三个结果?

    高手见到我正瞪着牛眼一样的看着他,也不说话,而是转身之后,朝着身后的石台挥了挥袍袖。

    一道劲风冲出,凹凸不平的石台突然如同被狂猛的罡风生生的削掉了一半一样。第一中文网

    此时的石台已经浑然没有之前凹凸不平的样子,而是平整如镜的摆在那里,而在石台的外周,一道光芒缓缓的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是一把剑,而且是我们熟悉的那一把剑,无生剑。只是现在无生剑的样子却是虚幻的,根本没有了一丝锐利的感觉,光芒缓缓的从无生剑上倾泻而下,随后落在底下的石台上,缓缓的朝着石台之中渗了进去。

    无生剑曾经在我的手里,而且也是我亲手交给尚不去他爹夏不来老爷子的,那么眼前的无生剑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我记得当初尚不去可是说过,他得到无生剑的时候就是在无生涯,但是那个时候他所看见的可不是眼前的这一番景象,起码那个浑身冒火的骷髅架子就根本不存在。

    一个一个的问题被我瞬间扔了出去,高手笑眯眯的看着我,知道我将全部的问题都说完之后,才眼光微眯的看向无生剑。

    草!你丫的倒是说话呀,现在装、逼二五的摆出高手风范来了,刚刚打架的时候你丫的干啥去了?我十分想掐着老货的脚脖子,然后倒提着老货,把他那些鸡零狗碎的东西全都抖落出来。

    “无生剑自破碎之日起,便已经不在了,眼前的无生剑才是无生剑,也可以算是你们的尚不去兄弟。”

    啥意思?越说越离谱了,我感觉自己的脑袋正在隐隐作痛,最近信息量太大了。

    “无生剑,剑斩无生。这个意思你们都明白,其实这无生剑还有一层意思,便是这无生剑的使用者,也是无生。”高手继续说。

    无生?那岂不是说尚不去还是要死?我看着高手,消化了半晌的信息之后,终于是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高手继续笑眯眯的看着我,我想跳起来给丫几个大耳刮子。

    “这无生剑是高手的佩剑,他这不是也活的好好的吗?你是傻、比吗?”灵台里响起了涤魂的声音。

    “咋的?”

    “他都没死,那尚不去有怎么可能死呢?这其中一定有猫腻的,而且,我猜那无生剑现在应该也和尚不去有着莫大的关系。”

    “高手,这无生剑和尚不去到底有着什么关系?”

    高手眼中精光爆闪,好像我问的问题总算是问到了点上一样。

    “无生剑是我所创,而且即便是我创造了无生剑,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参透这无生剑的最后一层,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层意思终是被你的尚不去小兄弟参透了。”

    啥意思?尚不去参透了?丫现在死的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高手继续解释了一下,我们终是弄明白了这无生剑的意思。合着这最后一层的意思便是无生,但是无生同时也代表着另外的一层意思,便是无死。世间万物,生生死死,往复轮回,想无生,便需无死。

    “只有置之死地而死,方才能放之生地而无生。”男人又念叨了一句,可惜,我们听不懂,只能是任凭男人抽风一样在那里不停的念叨着满嘴的疯话。

    高手又是疯疯癫癫的墨迹的一顿,等到他终于停下来之后,我才有机会插了一句话进去。

    “你就说这无生剑是怎么回事吧,和我兄弟有什么关系。”

    “不是说了吗?无生剑就是你兄弟,你兄弟便是无生剑了,只是他现在还是一个初生的状态,所以根本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所以只能是依附在无生剑之中,以剑魂的形势存在,而这剑魂也需要温养,你这个兄弟到底什么时候会醒,我也不知道。而且他醒来之后,能够达到一个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高手摊摊手,耸了一下肩膀。

    草!

    “那最好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最好?当然就是你们所谓的人剑合一了。只不过,人剑合一是你们的叫法而已。”

    “你们怎么叫?”我问,心里有股不详的预感。

    “剑人!”高手报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牛气冲天。

    握草!预感总是这么的准确,尤其是这种不详的。

    剑人?贱人?尼玛,这名字等到尚不去活过来的时候,我们要怎么告诉他呢?我看向众人,众人也在皱着眉头看着我。

    你们一个杀人不眨眼,沉默寡言,的贱人?太违和了吧?我觉得这个名字如果放在青衣或者是刘结巴的身上才算是比较合适的。

章节目录

我不登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沅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沅芷并收藏我不登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