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又开始了。”江行泽也听到了海边传来的鲸鸣,往前走了几步,伸手指向海的方向,奇怪的说道,“我以前跟着海市那只巨鳌走遍了飞垣四大海,鲸群倒是也不算特别罕见,但是碧落海底有天之涯和仓鲛,一直以来都是海兽聚集之地,加上复杂的蛇形海流,巨鲸很少很少会在那里出现,反倒是这次回来之后,每天夜里都能听见这种鲸鸣声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萧千夜警惕的追问,按照他的经验,碧落海确实极少有鲸群出没,江行泽听着这话,认真的想了想,回答道,“大概也就几天之前吧,这鲸鸣来的古怪,声音时而近时而远,我还去海边看过,不过并没有看见有鲸群出没。”

    “几天之前?”萧千夜目光如电,在漆黑夜里如一道冷冽的光,细细算了算时间,脱口,“是东冥碎裂之后的事吗?”

    江行泽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问道:“嗯,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你怎么会知道?”

    萧千夜没有回话,再次想起帝仲之前跟他提过的“墟海”,心里一阵阵不安,当时在五帝湖偶遇那只巨鲸就觉得匪夷所思,如今竟然还有鲸鸣声出现在碧落海?

    如果说墟海是位于地基深处的某地,那么这次东冥碎裂会不会也一并影响到了那里?

    江行泽看他好像知道什么内情不肯说,索性也不去多嘴问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起来:“好了好了,您就别管鲸鱼的事了,这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您该不会还想着带着礼物跑到海边去看鲸群吧?那可使不得,之前那只巨鳌被海军的人抓了扣在岸边呢,您现在过去没准要和它碰上,要是再起冲突被认出来就麻烦了。”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立马转身沿着原路返回,生怕萧千夜会跑到海边去。

    两人各怀心思的走着,还没绕出这条小街,忽然周围卷起一道风卷,随即高空劈出雪亮的闪电,映照着破败的城市更显萧条。

    萧千夜目光如炬,一瞬间就从突兀的闪电中捕捉到一个模糊的身影,隐隐约约还有一条蛟龙状的尾巴迅速湮没在云层中。

    “啊……又要下雨了吗?赶紧走吧。”江行泽紧了紧衣服,倒是没有发觉异常,抱怨道,“今年各地的气候都很古怪,北岸城虽然不算特别冷,但是时不时就来一场暴雨,来得快去的更快,搞的我最近想出个门都得带着雨具以防万一给力文学网

    他在前面加快了脚步,萧千夜蹙眉望着云层里起伏的影子,也不敢轻举妄动。

    终于绕回到主街道上,两侧的壁灯虽然昏暗,倒也勉强能照亮道路,江行泽带着他往旁边靠了靠,小声嘱咐道:“现在晚上都有海军过来巡查,你可小心点别被人看见。”

    萧千夜听到这句话,忽然挺直背脊认真的看着他,正色道,““江楼主,我想跟您打听一个人,我有一个下属叫征帆,以前是驻军阁本部的副将,北岸城事变之后我让他留下来协助海军处理后事,没想到之后我连续遭遇各种突变,到如今也没有闲功夫打听他的事,他是否还在城内,有没有遭人为难?”

    “征帆……”江行泽在脑子里仔细的想了想,恍然大悟的道,“哦,你说他呀,那你就不用担心了,他被百里元帅强行调到海军去了,眼下可能不在北岸城吧。”

    萧千夜先是一愣,随即长长松了口气,征帆是荒地出身无权无势,又一直是自己最为看好的年青一代新人,以自己如今的立场如果征帆继续留在军阁,难免是要被人算计,想必百里元帅是一早就看出来他可能要遭遇变故,这才早早就就把人调到海军去了,海军的各种任务是要出航执行,相比起在飞垣本土勾心斗角,显然还是海上更为安全。

    “我听说他本人还挺不乐意的,不过百里元帅亲自开口要人,陛下没有不放的道理呀。”江行泽一下子就看穿了萧千夜的心思,打趣的笑了笑,他轻轻摇着头,指了指海军本部的方向,幽幽叹道,“前不久百里元帅向天尊帝请辞并得到了允许,现在本部里的事情是由三位副将同时管理,关于新任元帅的调配令也迟迟没有下来,我想多半还是会在四海的副将里按惯例升职吧。”

    萧千夜沉默不语,海军的各级将领有明确的年限的要求,就算是帝王有意指派,也必须有着出海的经验才能通过,也正是因为这一严格的标准,连权倾天下的高成川都没能染指到海军的任命调动。

    但是眼下不仅仅是海军元帅,禁军总督的位置也一直都空缺着,这到底到底是明溪无暇分心,还是另有所图?

    江行泽用肩膀推了他一下,捂嘴偷笑:“所以您现在可千万不要再多管闲事了,现在海军本部可没有熟人了哦。”

    萧千夜瞪了他一眼,很明显百里风是他义父之事早就被风魔知晓,江行泽拉住了他的袖子,不耐地往小秦楼方向走回去,嘴里嘀嘀咕咕的嘱咐起来:“五公主一行可能得要个七八天才能到吧,正好趁着这几天你和云姑娘都好好休息一下,陛下那边是安排了一艘商船过来,是罗先生他们家商行的,和中原素有生意来往,到时候你们跟着商船就好,如果风平浪静的话,半个多月就能到中原了,然后怎么去昆仑,就看你们自己了。”

    萧千夜还在思索海军和鲸群的事,听他这么说也回过神,漫不经心的道:“到了中原之后就可以用御剑术直接去昆仑,中途也能停下来找客栈休息,我们自己回去也要不了多久,但是带上五公主的话,应该就要更久一些了,到时候还是要分头行动吧,不然会拖得很久耽误事情。”

    江行泽没想到他居然还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受宠若惊的追问道:“御剑术有这么快?”

    “很快吗?其实我的御剑术并不熟练,学会没多久我就离开了昆仑,也一直没有好好练习过,而且有天征鸟之后就基本不再使用了,如果是我师父,还能快上更多,他从飞垣穿过碧落海和南海,大概一天都用不上吧。”萧千夜反而是腼腆的笑了笑,他习惯的摸了摸腰间,这才想起来沥空剑被留给了云秋水,眼下并不在他身边,忽然间有些不适应,萧千夜只得顺手又转了转古尘,蹙起眉头。

    江行泽暗暗咋舌,相比飞垣上只能借由灵兽飞行,御剑术显然是一种他无法理解的东西,然而眼下对方并没有携带剑灵,白色的沥空剑换成了一柄细长的黑金古刀,江行泽好奇的打量着他手里过分细长的刀,刀鞘像是一层淡淡的黑金色灵术,好似微风一吹就能散去,但从隐藏的刀身上不断涌出让他胆战心惊的力量,他深吸一口气,终于按捺不住指了指古尘好奇的问道:“这就是萧奕白口中那柄钉在魇之心上的古刀吗?说起来……它这么长,你一直拿着不会很不方便吗?”

    萧千夜听到这话,自己也是无可奈何的苦笑,答道:“是不方便,我一直用的不顺手,又不能丢了它。”

    “丢……丢?”江行泽面面相觑,赶忙劝道,“这可是能把魇魔钉在那几千年动不了的神器啊,多少人求而不得呢,您还在这嫌弃。”

    “呵……”萧千夜随口笑了笑,并不多说什么,两人回到小秦楼,发现云潇的房间灯还亮着,江行泽瘪瘪嘴,知道一定又是花小霜那小丫头不知分寸还缠着人家,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顶层的房间大声叫了几句,果然话音未落,花小霜跌跌撞撞的从房间里跑出来,一溜烟的从九楼顺着楼梯的把手就滑了下来。

    萧千夜有些意外这个小丫头灵活的身手,江行泽一把拎住对方的衣领提着就扔到了自己身后,笑嘻嘻的道:“萧阁主,眼下的小秦楼除了我俩就没有别人了,您要是缺什么东西就告诉我,或者看着有需要的直接拿着用就行,我们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告辞,告辞!”

    他暗搓搓的拽着花小霜想溜之大吉,谁料小丫头不懂风情的杵在原地半天不肯动,嘀咕道:“你要去哪呀,你的房间不是也在顶层,就是以前停舟哥哥住的那间,在云潇姐姐的隔壁……”

    “你闭嘴!”江行泽一把捂住她的嘴,尴尬的笑了笑,勉强镇静道,“都说了是我大哥的房间,我怎么好住呢?我去住客房,客房也挺不错的,绝对不会打扰二位的。”

    “楼主……”花小霜还是不肯罢休,犹不死心地拉着他的袖子央求,急切道:“云潇姐姐正在和我说中原的事呢,我从来都没去过那里,听她说的可好玩了,我不想这么早去睡觉,要不你自己去吧,我再去找云潇姐姐说说话。”

    江行泽也不理会她的碎碎念直接粗暴的拖走,咧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低道:“萧阁主的房间就在云姑娘隔壁,东西也都准备好了,要不要住嘛……随您开心。”

    萧千夜面无表情的看着江行泽和花小霜离开,再将目光往上一直望到顶楼,云潇从房间里走出,伏在凭栏上微笑,眼中有温情浮漾,目光清和的望着他。

    萧千夜紧张的抱紧手里的木盒,心跳得有点快,明明是九层的高度,他却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眼里点点细光,像闪耀的细钻,透出五彩斑斓的光芒。

章节目录

夜烬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榭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榭依并收藏夜烬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