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氏听沈培琴的话,她的脸色大变了,怒了:“琴儿,我一个长辈调教晚辈,怎么到你这里还有错了。你几时和她们两个关系友好起来了?”

    沈培琴瞧着容氏审视半会后,总算明白的和她说:“母亲,我从前想着我这种性子象了谁?我一直以为我是谁也不象。我现在明白了,我其实还是象了母亲。

    母亲是嫁得好,祖母又是非常豁达大度的长辈,父亲总是体谅母亲的不容易,哥哥们自小聪明伶俐,母亲瞧着便象了一朵莲花。

    我呢,在娘家的时候,有父亲母亲护着有些任性,然后亲事也有些不太满意,嫁进去后,我也懒得装太多了。我的名声一般,可是我活得舒服自在。

    母亲,你不能做和我一样的人,父亲是接受不了你真实的一面,两个哥哥也只喜欢你慈爱的一面,两个嫂嫂的家世,一个比一个好,你还是要当慈爱的长辈。”

    沈培琴这一会对容氏说的都是真心话,她这一时都无法面对容氏的真,那别的人,只怕更加接受不了现实。

    容氏听了沈培琴的话,她反思一会瞧着女儿怒道:“琴儿,你怎么能这般的误会母亲,我一向待你是特别的疼爱,可是你也不能够这般的误解我。”

    容氏很是生气的瞧着女儿,沈培琴一样失望的瞧着容氏,这个世间总有一种人,自个的品行不行,她也希望身边的人都是难得真正的大莲花。

    她们母女在大过年的日子便闹有不欢而散,却因为过年的原故,在沈守达父子和姑爷父子面前,母女两人还要装出亲近的样子。

    她们这种别扭的相处,让大家一眼都瞧明白过来,只是大家在这一时都视若无睹,然后一家人热闹了用了中餐。

    餐后,沈培琴一家人告辞归家,沈洛太回了自个的院子,沈守达瞧着容氏问:“大过年的日子,你和琴儿又闹了什么事情?”

    容氏瞧着沈守达面上的神情,突然想起沈培琴的话,她立时端庄表示:“她还是小孩子的心性,此一时彼一时,我时不时给她气一场,这一会气过了。”

    沈守达瞧着容氏面上的神情,想起她们母女一向亲近,再说母女之间能够有多大的事情,沈守达便不关心她们母女之间的事情。

    沈守达现在要考虑以后就职的事情,他听从前的同僚提了提,年后,老一批人要陆续的退下去,大约五六七月份的时候,便会再安排一批新人。

    他那个时候守孝期也快满了,只要他往上面递申请,等到孝期满了后,他可以直接就职。

    沈守达想着自个的事情,也没有太过在意容氏的想法,在他的心里面,一直认为容氏非常的大度体谅人,他一直自豪妻子这方面的品性。

    沈培琴一家人坐上马车后,她的神情还是怏怏不乐,男人瞧着她面上的神情,感叹:“娘子,你父亲母亲的心里面,自然是儿子的前程最为重要。

    你别为我的事情太过操心了,我又不是没有本事的人,我凭着自个的能力,我一样能够让你和孩子们过上好生活。”

    沈培琴说容氏在沈守达面前装了大半辈子,其实她在男人面前一样是装出来的样子,她如今是贤惠懂事一心一意为夫婿着想的傻女人。

    她嫁进夫家最初的日子,她是不想装的,只是事实很快教导她重新做人,她很快的明白过来,她的夫婿喜欢什么样的人,她为了生活好过一些,她也乐意傻一些。

    沈培琴瞧着男人面上心疼神情,只觉得这一切还是值得的,感叹道:“我们兄妹成亲后,感情就没有从前深厚了。父亲和母亲待我也不象从前那般的有求必应了。”

    男人面上闪过郁色,家里面长辈们皆言,沈家有沈洛辰在,未来还是大有希望的,他们夫妻一定要交好沈家的人。

    申时前,沈洛辰一家人归来,听沈守达夫妻说起沈培琴一家人来过的消息,沈洛辰父子面上有几分热情的笑意,乔云然表现得特别清淡。

    沈守达夫妻瞧见沈洛辰一家人的神情,他们两人心里面还是有所安慰,至于儿媳妇不喜女儿的反应,他们也没有放在心上。

    沈守达笑着夸赞了姑爷的上进心,还有外孙们一个个也是相当活泼可爱的,沈培琴也比从前懂事了一些。

    容氏在一旁反而沉默了一些,乔云然略有些诧异的瞧着容氏的反应,平时这样的场合,一般是由容氏开口夸赞女儿一家人的。

    他们一家人出了房间后,沈守达皱眉瞅着容氏:“你和女儿有什么好计较的,你要是再计较下去,他们兄妹感情更会受到影响的。”

    容氏抬眼瞧着沈守达眼里面不悦神情,再想一想沈培琴的话,只觉得心里面那一口气,还真不得不硬咽下去,她这些年一直以为自个是贤良大度体谅的人。

    容氏瞧着沈守达点了点头:“老爷说的也是,我和琴儿有什么好计较的,我现在是年纪大了,越发有些小孩子的性子。难怪别人说,老小老小,我现在也到了这个年纪了。”

    沈守达瞧着容氏笑了起来,说:“我还没有老,你自然是到不了老小的地步。你们母女斗一时的心气,过一些日子,你们和好了,又会后悔提自个老了的事情。”

    容氏从心里面叹息一声,这一辈子谁又能够真正的做自个,大家都在做别人眼里面想要的那个人,她到了现在的年纪,如果再转头来做自个,只怕沈守达是第一个容不下的人。

    沈守达见到容氏面上露出笑容了,他的心情跟着好了起来,起身道:“我去和大哥说话,他这一会应该有空了。”

    容氏仰头笑瞧着他:“老爷,大嫂这一会肯定是没有空的,我就不过去了。等到年过完了,大嫂有空的时候,我们妯娌在一处再好好的说话。”

    沈守达大步走了后,容氏掩饰不了面上的怒色,她想起沈培琴来,只觉得她从前太过娇纵这个女儿了,以至于她现在什么话都敢乱说出口。

章节目录

锦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玲珑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玲珑秀并收藏锦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