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秘书一直觉得那些好吃的食物都是心灵手脚的王莺霏做的,因此他偶然间,在厨房看到正分化了七八只手忙碌地做饭的小黑团子的时候,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是他的眼睛花了么?周秘书用他的两个毛绒绒的爪子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们元帅在做饭?而且,似乎还很熟练?!

    “你来了啊,关门,来帮忙。”沈沉已经看到了呆在门口发愣的沙狐,于是开口说道。

    “去揉面。”沈沉吩咐着对方,既然来了,那就来帮忙把。呵,总不能白来一趟。

    周秘书望着和他脑袋差不多大的面团直发愣,“我,我没有做过。”说完,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羞愧。

    “哦。”小黑团子收回来的手沾上了面粉,导致他的身体也是黑中带着白色斑点,不过在他身体力量的作用下,这些白色斑点不断被身体排出,很快,整个人又重新变成黑漆漆的了。

    周秘书也听出了沈沉话中的冷淡,既然老大都干了,他还有什么是干不了的呢?于是,周秘书连忙说道:“那我试试吧。”说着就将爪子按到了面团里,开始哼哧哼哧地干了起来。

    面团柔软,但是周秘书却觉得比他干任何工作都要累,不过好在还有安慰,那就是第一锅包子就有他的份儿,他吃得是热泪盈眶,毕竟自己辛苦做出来的东西那是要格外好吃的。

    真蠢……沈沉望着吃着包子却哭起来的周秘书,嘴巴里冷哼了一声。

    而事实上,他吃的包子要更快,也更多一些。说实在的,王莺霏看到沈沉用兽型吃包子的情况,可是瞪大了眼睛看了半天。沈沉他是整个人都趴在了包子上,然后就是渗透作用,他的身体逐渐将整个包子都包住,身体整整大了一圈,随着消化,包子逐渐消失,他的身体也逐渐缩小了起来。

    他的这种吞噬作用非常快,大约几秒就可以消耗一个,因此别看沈沉这副小黑团子的模样小,但是饭量其实并不小。

    眼见着王莺霏要走,沈沉连忙从身体分化出了一个钩子似的东西,挂在她的手腕上。

    王莺霏对此早已习以为常,自从沈沉到来之后,他更加粘自己了,可以说除了上厕所洗澡,他时时刻刻都跟在了王莺霏的身边。

    王莺霏知道他身体的情况,倒是也没有说什么,不过他的哥哥王炳峰可就看不过眼了。他找了个机会,将小黑团子给拎走了,皮笑肉不笑道,“我有话要和他说说。”

    “那你们可千万别打架。”

    王莺霏这句话是叮嘱沈沉的,但是王炳峰却以为这话是对他说的,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你放心,我们只是谈谈,不会伤了他的。”

    “不,我是和小黑说的。”王莺霏叫的是沈沉,她低下头,认真看向对方小黑豆般的眼睛。

    “那我要你亲亲我。”沈沉懒洋洋地说着讨打的话。

    沈沉他这是故意向王炳峰拱火,事实上他也做到了,因为现在王炳峰已经快要气炸了,“你做梦!”说着他已经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将小黑团子给拎走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黑团子的身体有延展功能,他身体拉出来的触手可以有好几米长,而且他的五官也是可以移动的,因此在王炳峰将小黑团子给拎走的时候,他还是趁机偷香成功了。

    摸着脸颊,王莺霏当真是哭笑不得。她算是发现了,自从沈沉变成小黑团子之后,他的心性也变小了,时不时会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来。

    得,都走了,她还是去种菜吧。王莺霏窗口下面的平地上种植了些胡萝卜,那里因为被倒过空间水的原因,不管种植什么,都很茂盛。王莺霏拿起了小铲子,本想去施肥,没成想却发现那只总是跟着沈沉的沙狐,也就是周秘书悄悄溜了进来。

    “你,是有什么事吗?”周秘书这种小心翼翼的模样,不得不令王莺霏多想。

    周秘书的双爪摩擦了几下,似乎很是犹豫,“其实,我是有一件事情想说。”周秘书这话存了好几天了,但是因为沈沉一直在王莺霏的身边,他都没有机会去说。

    “元帅他每半年就会心性大变,这眼看着还有七八天就到半年之期了,还希望霏霏小姐能够多留意一下。”具体沈沉会有什么变化,实际上周秘书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件事对于沈沉来说,相当重要。

    半年之期?说起半年来,王莺霏不禁也有些心神恍惚,好像沈渊所说的半年也快到了吧。

    王莺霏点头应了下来,转而试探道,“我突然失踪,沈沉他有没有特别生气?”

    “的确是挺生气的。不过元帅他变成了兽型之后,倒是冷静了许多。”周秘书如实地说道。

    兽型反而变得冷静了?王莺霏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按理说兽化之后应该更狂暴才对,沈沉他不会是在憋着什么大招吧。想着,王莺霏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霏霏小姐,元帅他真的很在乎你的。”周秘书忍不住多了一句嘴,“他就连帝国那边也只是吩咐和两句,然后就急匆匆地来这里找你了。”他虽然不知道元帅和霏霏小姐之间出了什么事,但是他也能感觉到两人之间不大和谐。

    王莺霏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周秘书探头探脑地发现沈沉还没有回来,然后就连忙告辞了。要是让沈沉知道他偷偷来见王莺霏,说不准他这身狐狸皮都要被扒下来呢。

    那么沈沉他现在在做什么呢?他正在和王炳峰进行着一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谈话。

    “我要你离开霏霏的身边!”王炳峰气急败坏地说道。

    “不。”沈沉想也不想地就说道。

    “你要是不同意,那我就要揍你了。”王炳峰怒气反笑,望着这个油盐不进的小黑团子,伸出了碗口大的拳头。

    沈沉没有说话,但是王炳峰愣是从对方的小黑豆眼睛中看出了不屑一顾。

    这怎么还忍得住?!

章节目录

反派的猫会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葡萄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葡萄紫并收藏反派的猫会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