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刚才忘了问了——后来那三个坏蛋怎么样了?想想他们的作法也实在是太可恶了!还有你打算把这事和你家里说吗?毕竟事后想想还是挺危险的呢!”

    “哼!那三个人经过连夜审问已经彻底招供了——这也是我之所以肯定那个吴坚的为人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至于现在,我想那三个畜生已经被关进监狱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了!”

    一想到那三个畜生曾经使用暴力威胁等各种手段糟蹋了十几个女孩,嫉恶如仇的她恨不得想亲手杀了三人!更何况她自己也曾差点遭遇毒手。

    可她最后还是没有做出什么过份的举动来。

    只因她是一名警察。

    她觉得还是应该通过法律途径来做这件事才能以示真正的公平、公正!

    因此,强压怒意的她只是特意和刘叔叔派来的人交待:一定要严惩凶手,为民除害!

    因为她相信法律一定会对三人做出最为正确的判决的!

    “至于你说我家里,我可不打算告诉他们。”说到这里,林美珍轻轻吐了口气,显得有些无可奈何,“如果被他们知道的话,肯定不会让我继续在你这里待下去,肯定会借机让我回家的!然后,他们就会继续逼我和那个徐远枫订婚,我可不想这样任他们摆布!话说回来,我警告你!你可别偷偷去给我家里打小报告啊!要不然你就不再是我的好姐妹了!”

    “我的大小姐,你就放心吧!你都嘱我无数遍了,我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我不会和那几个八卦女说,更不会和你家里说的!你就别再唠叨了,成不成!”

    对于林美珍的一再叮嘱,孙娜娜很是有些不耐烦。

    此刻她更感兴趣的是那个叫徐远枫的。

    “话说回来,那个叫徐远枫的究竟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为什么会不喜欢他呢?还有你家里又为什么想要逼着你和他结婚呢?快,快说给我听听,让我帮你好好分析分析!”

    讲到此处的林美珍正感心中烦闷不已,需要有人排解安慰。于是,对于孙娜娜的好奇盘问她开始一一作答。

    原来,美珍出生在一个政治世家。她的爷爷是邻省江原省的省委书记,家里一共五个子女。大伯在直辖市安北市任职市委书记。二姑任职广南市市长。她的爸爸排行第三,目前任职公安部,为公安部的第七把手。四叔则在军队服役。最小的小姑则一家经商没有从政。而林美珍口中的那个徐远枫则与她同样出身,双方门当户对,于是对方家人上门希望联姻。她的家人也很想能促成此事,毕竟这对整个家族来说是一桩莫大的喜事——家族的实力会因此更上一层楼。可偏偏林美珍对此人并不感冒。她觉得徐远枫并不是自己想要等的那个人,因此她很排斥这桩联姻。好不容易找个理由借故躲到闺蜜孙娜娜这里的她知道家人是在给自己时间考虑,不想过于强迫自己。但她却不知道家人给她的这个时间到底会有多久……

    至于说徐远枫本人,除了年龄比林美珍大个十一、二岁外,几乎挑不出任何毛病。

    年少一直在国外生活游历且一直就读于国外知名学府,成年后归国。在政府机关工作三年后辞职下海创办个人公司,依靠对商业领域异常敏锐的嗅觉以及身后家族所拥有的异常庞大的顶级人脉关系,在“沉默”两年后一举便取得成功。随后在其登上富豪排行榜之后,又迅速展开与国家某金融机构和知名大型央企的全盘升级合作,这更令在他名下企业的发展势头强劲无比,而他自己自然也被业内示作翘楚级的人物——众人眼中精英中的精英!

    按说这种自食其力且年少多金的权贵公子不光在圈内,在国内都极受欢迎。可林美珍偏偏却对此人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虽然这个徐远枫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很客气,但她却在与他单独相处时完全找不到共同语言。虽然他在家中长辈面前表现得非常谦卑,但他却在自己面前偶尔显露出大男子主义的另一面。而且林美珍在偶然间还曾撞见过一次他似乎像是在偷偷服食某种颇为古怪的东西,可问他时却被他以一句“老毛病而已,无需担心什么”便给打发了——这不由得令林美珍很是怀疑对方到底在隐瞒什么。以上种种,都使得她很排斥这个徐远枫。

    “那你刚才说的这些,你都和你家人说过吗?也许他们知道了就不会再逼你了呢!”

    孙娜娜听完,将手支在桌上托着小脸,一脸严肃的帮她分析道。

    “怎么可能?他们要是不再逼我我又怎么会躲到你这里来?”美珍随即叹了口气,显得有些沮丧,“他们说共同语言可以后天培养,大男子主义也没什么——叫我忍忍就好,而吃的那些东西则很可能只是一些普通药物而已。后来他们也特意找人家家里问了问这事,人家只说是一些感冒头疼的小病而已根本不用担心——可这话我是绝对不会信的!我总觉得他有好多事没告诉我,没告诉我们家。”

    “那照你这么说,你家还真是……你还真得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难得严肃的孙娜娜,此时一脸认真思索的模样反倒衬托得她更加的可爱了。

    “所以我才羡慕你啊,娜娜!你家就一定不会存在像我遇到的这种事吧?所以还是你家好啊!真挺羡慕你的!”

    林美珍这会儿是真心实意的觉得孙娜娜的家庭环境要比自己好得多。最起码没那么复杂,没那么功利。

    “唉,其实我也比你强不到哪去。我爷爷奶奶对我将来要找的那个人就一句话——一定得是学医的,并且一定要比他们的医术强!他们也不想想,就算把四大中医世家的人全集中在一起,有几个医术能超过他俩的!就算有,其中又有几个是六十岁以下的!有时候我会想,他们会不会纯粹就是想让他们的宝贝孙女一辈子嫁不出去,然后一直陪着他们慢慢变老才故意这样说的!反正,我是拿他们一点辙都没有!”

    说完,孙娜娜吐了吐舌头,显得有些失落。

    “现在听完说完,你还觉得我的处境比你强么?”

    是啊!孙娜娜家里那可是作为整个龙华国四大中医世家榜首的孙家啊——他们祖祖辈辈都专门负责给历代最高领导人看病,说是御医世家都不为过啊!她的家人不但医术精湛且人脉更是强大无比。因此即便是那些权势极盛的红色世家依然对其恭敬有加——谁敢保证自己不生病,谁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啊!在某种意义上,四大中医世家完全可以等同于生命的另一种延续!这样想来,作为四大中医世家榜首孙家之女的择婿之旅确实马虎不得!

    “这样说来,我俩在这方面还真有些病相怜啊!都那么麻烦!”

    轻撩了一下秀发,美珍不无感慨地说道。

    “是啊!有时候我也想——干脆随便找个喜欢自己的人嫁了得了!不管那么多了!省得还得过五关斩六将那么的麻烦!光是想想都觉得吓人!”

    仰躺在沙发上,孙娜娜话语间有些赌气的成份在里面,随后又显得有些气馁。

    “你说的容易!哪找得到真心喜欢自己的人啊?”坐在旁边的美珍有一搭无一搭地回应着。

    “怎么没有?刚刚才走了一个嘛!依我看,他挺喜欢你的,挺适合你的!”

    孙娜娜笑嘻嘻地开始逗弄起自己的闺蜜来。

    “我倒是觉得人家对你才是有意思吧!看你时口水都快滴下来了,那副模样和你真挺配的!而且某人还着急那人没要自己的电话号码,这不是一见钟情是什么?”

    林美珍同样不甘示弱,马上回敬孙娜娜。

    “你!好你个林美珍!待会我就去给你家打电话,就说你们家闺女喜欢上了一个叫吴坚的臭小子,爱得那叫一个深啊!嘿嘿,到时候看你还怎么得意!”

    孙大美女随即亮出杀手锏,试图逼对方向自己求饶。

    “这可是你逼我的,娜娜!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这次咱们新帐老账一起算!看招!”

    此时的林大美女不再顾忌形象,露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随即扑向懒懒的躺在沙发上的对方,开始不顾一切的咯吱起孙娜娜来。

    孙娜娜虽然奋起反抗,但却由于弱点太过明显且迟了一步,因此没坚持一会儿便开始讨饶认输。

    “哈哈哈哈,快停下,哈哈哈我认输还不成,哈哈哈哈哈……你要再不停哈哈,我可真就哈哈哈打电话去了哈哈哈哈!”

    “嘿嘿,臭丫头,死到临头居然还敢威胁我!我偏不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了!嘿嘿,这次一定要你知道我的厉害!”

    二人笑闹着打做一团。

    而就在两个小美人还在嬉笑打闹时,吴坚已经结束工作回到了家。

    此时的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完美的计划——等第一个月工资到手,请大家聚在一起吃一顿好的。

    然后顺便与三女增进一下彼此的感情,争取早点混熟,好共同进步不是!

    当然,他也肯定会请小磊和麻杆哥这两个帮了自己大忙的好兄弟。

    毕竟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两个人伸手拉了自己一把。

    要知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这份兄弟情,他是永远也不会忘的!

章节目录

都市奇缘第一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确有其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确有其人并收藏都市奇缘第一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