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看到叶庭深越来越沉的脸,以及紧皱的眉头,陆轻澜有点担心,暂时把心里的烦闷抛到了一边。

    “轻澜。”叶庭深挂了电话,转身握住她的手,在心里思索了一番,“是秦新的电话,你提交的复赛作品出了点问题。”

    A市,雅轩会所。

    叶庭深和陆轻澜达到的时候,秦新已经在那等了一个多小时,走来走去,好不焦急。

    终于,看到了他们两人的身影。

    秦新赶紧迎上去:“你们来了?”

    叶庭深点点头,正想说什么,身旁的小女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开了口:“我的作品出了什么问题?”

    “弟妹,你来看。”知道她心里比谁都急,秦新不敢多废话,直接把她带到电脑前,“你看,这是你昨天下午提交的作品,你再看这一份,昨天早上提交的。”

    秦新在两个窗口间来回切换,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低:“你们的作品,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之处,剩余的百分之十……”

    秦新顿了顿,看到陆轻澜越来越差的脸色,有点吃不准该不该继续。

    “剩余的百分之十……”陆轻澜接上他的话,只觉得喉咙口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有点难受,“那份作品在细节上处理的比我更好,而且我这边有一处地方没有考虑周全,而它更加完美,立意更新,是么?”

    一番话说完,陆轻澜紧紧咬住嘴唇,放在键盘上的右手也在不断颤抖。

    “弟妹……”秦新低低叫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只能用眼神向叶庭深求助。

    “轻澜。”叶庭深走过去,想从后面抱住她。

    没想到陆轻澜选择侧身避开,眼睛直直的盯着电脑屏幕,声音有点抖:“秦新,这份作品是谁的?”

    秦新飞快的看了一眼叶庭深,说的速度很快:“凌微。”

    凌微?

    陆轻澜动了动嘴唇,却发现不知道想说什么。

    是那个才见面没多久的凌微呵……

    “轻澜!”叶庭深一把把她抱入怀里,不给她挣脱的机会,声音低沉,“不要慌,行吗?”

    “是啊,弟妹。”秦新跟着安慰。

    “恩。”知道自己有点吓着叶庭深了,陆轻澜点了点。

    没多久,她闷闷的开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之前根本没有见过面的人,怎么会设计出两份如此相像的作品。

    她想不明白。

    可就算这样,她也没法不承认,凌微的这份作品比她更具优势。

    陆轻澜的问题,其实也是叶庭深和秦新都想知道的。

    可他们更知道,现在不是探究这事怎么来的,而是要怎么解决。

    陆轻澜的信心明显被打击了,整个人都有点恹恹的,这样不行。

    “轻澜,还有机会,不要泄气好吗?”叶庭深捧住她的脸,好让她看到自己的支持,“我陪着你一起。”

    “是啊是啊。”秦新嘴笨,不会说什么安慰的话,虽然现在也用不着他安慰,“弟妹,离复赛作品截稿还有一晚上的时间,你可以的!”

    还有一晚上的时间……

    陆轻澜默默的在心里念叨了一遍。

    “轻澜,只要还有时间还有机会,我们都要尝试,不试试怎么知道到底会不会成功?”叶庭深定定的看着她,“这一届的瑞尚之韵先前出了那么多的事儿,我们不都过来了?它是你的梦想不是么?”

    他的话坚定而又充满力量,陆轻澜看着他,那墨黑的眸子里闪烁的是信任。

    她不是想要放弃,只是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可她还是让他担心了。

    “恩。”终于,她重重点头,“庭深,我们回去吧。”

    点头,叶庭深紧紧握住她的手。

    “老三。”快到门口的时候,叶庭深忽然停住,没有回头,语气冰冷,“查清楚。”

    秦新郑重点头:“老四,你放心。”

    一回到家,陆轻澜就抱着她的电脑进了书房。

    叶庭深知道她需要安静的环境,便也没有打扰。

    看了看时间,想了想,转身去了小区外的超市买菜。

    书房。

    即使叶庭深关门的声音很小很小,陆轻澜还是听到了。

    双腿曲起,下巴搁在膝盖上,这似乎成了她烦心或者发呆的时候必有的动作。

    电脑安静的放在面前,屏幕上,还是那两份作品。

    她又把凌微的作品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都说作品如人,凌微和自己作品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她能让人在作品里感受到那么一股子温婉的柔情,像是涓涓溪水,舒服的很。

    贝齿下意识的紧咬嘴唇,不知怎么的,陆轻澜现在满脑子都是白天见到凌微时的样子。

    还有那一句:“庭深,我回来了。”

    “啊啊啊,别想了别想了!”陆轻澜头疼的乱扯了一番自己的头发,却挫败的发现自己一点都静不下心来。

    “你只有一晚上时间了,一晚上,别想了,别想了,全身心投入,投入,投入……”

    陆轻澜不断的告诫自己,逼着自己重新设计作品,可换来的,是愈发的烦躁,一点灵感也没有。

    小区外,超市内。

    叶庭深正在挑选牛排。

    终于,他的嘴角溢出一丝笑意,伸手准备把最里面的那一块拿出来。

    没想到另一只手也正好覆在了上面。

    “这么巧,叶市长。”

    乔芷衫收回自己的手,用眼神示意那块牛排,笑道:“没想到叶市长也喜欢自制牛排。”

    “恩。”看清楚来人是老三身边的人,叶庭深礼貌点点头,只不过脸上没什么表情罢了。

    乔芷衫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他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当下也不再说什么,伸手拿过那块牛排转身就走。

    叶庭深继续挑选所要用的食材,很快就把这事忘了。

    只是没想到在拎着东西回去的时候,又碰到了乔芷衫,还是在同一楼层,同一电梯。

    “看来今天我们真的很巧。”乔芷衫笑笑。

    电梯来了,她率先走了进去:“叶市长你几楼,我帮你按吧。”

    “不用,我自己来。”叶庭深看也没看她,伸手按了7,之后再无交流。

    叶庭深开门进去的时候,恰巧听到书房来传来玻璃摔碎的声音。

    “轻澜!”

    叶庭深一惊,连手里的购物袋都来不及放到厨房,就冲了进去。

    开门,却见桌子旁边碎了一只玻璃杯,而他的傻丫头,正弯腰准备把碎片捡掉。

    “我来。”一把抓住她的手,余光扫到凌乱无比的桌面,叶庭深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

    叶庭深找来扫帚,陆轻澜默默的坐在椅子上,又恢复成了一开始的姿势。

    “轻澜……”一切收拾妥当,叶庭深蹲在她面前,指腹轻柔的抚过她的手背,“告诉我,你在想什么?恩?”

    感觉到他的视线灼灼的落在自己脸上,陆轻澜别扭的转过了头。

    “轻澜。”叶庭深索性捧过她的脸,让她逃无可逃,“我是你的谁?为什么不告诉我?”

    陆轻澜被迫和他对视。

    英俊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脸,深邃的目光,无一不在宣示着他的担心。

    虽然明白,可陆轻澜这会儿心里一团糟。

    见她不回答,叶庭深又问:“我是你的谁?”

    不知道为什么,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陆轻澜心里藏着的醋意立刻喷薄而出。

    她知道他想听什么,偏不让他如愿:“你是我的叶庭深!”

    听出她语气的不对劲,叶庭深笑道:“不是说好了叫庭深的么?”

    “不叫不叫不叫!”陆轻澜忽然就耍起了小孩子脾气,一把打开他的手,蹭的一下在位子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叶庭深!叶庭深!谁喜欢叫庭深谁叫去!”

    她今天是铁了心了,说什么都要跟他作对。

    稍一细想,叶庭深就明白了。

    她在介意。

    “好好好,我就是你的叶庭深。”叶庭深一个打横把她抱起,随后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紧紧圈着她,“我是你一个人的庭深,以后我不许别人那么叫我,好不好?”

    陆轻澜很少有这么无理取闹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从和叶庭深在一起后,她似乎有了更真实的自己,快乐,随性,都是因为他宠着自己。

    就像现在,他包容她的烦躁,包容她的脾气。

    想到这,陆轻澜无声的低下了头。

    叶庭深知道她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笑道:“轻澜刚才是吃醋了?”

    “……”

    她不回答,叶庭深也不逼她,又把话题转回了之前的:“别把自己逼的太紧了,放松下,换个思路或许就豁然开朗了。我去做饭,你去阳台那躺一会儿,你不是说那儿是你灵感最好的地方吗?”

    说着,叶庭深又在她耳垂上落下一吻:“轻澜,我会陪着你的。不要忘了我以前说过的话,瑞尚之韵并不是证明你实力的唯一办法。”

    拗不过他的坚持,陆轻澜去了阳台那。

    叶庭深还贴心的为她找了几首舒缓的音乐放着,又找了几本书籍,就转身去了厨房。

    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晚霞用它的美丽渲染了天边。

    陆轻澜看着看着,又开始了神游。

    她不知道这种情况维持了多久,等她回神的时候,厨房已飘来阵阵香味。

    她的小叔叔正为她准备晚餐,简简单单,可是很幸福。

    下一刻,陆轻澜遵从内心的召唤,起身向厨房走去。

    倚在流理台边上,陆轻澜嘴角含笑。

    夕阳,在乎的人,牛排,红酒,玫瑰。

    等等!

    灵感一闪,她想到了!

章节目录

寂寞如风情似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迟迟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迟迟归并收藏寂寞如风情似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