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了北城,从机场出来时,金院长带了医院的医生,就等在机场外面。

    唐漪捧着骨灰盒出去时,一长排的白大褂,齐齐肃立鞠躬。

    唐漪目光无神地看过去,再轻声开口:“阿正他只是做了该做的选择,谢谢大家来送他一程。”

    金院长声音沉痛:“唐漪啊,以后我们医院,就是你跟小昭的家,我们就是你的家人。你们母子俩生活上若有难处,尽管跟医院开口。”

    唐漪淡声道:“谢谢”,再牵着小昭上了车。

    陆宁陪她打车回去,周医生没再跟着。

    小昭脸上还挂着泪,靠在妈妈的肩膀上,疲累不堪。

    唐漪将脸贴近木盒,再柔声开口:“阿正,我们回家了。”

    能轻而易举抱起他们母子俩的大男人,如今就躺进了这样一个小小的木盒里。

    唐漪看向车窗外,忍住了落泪的冲动。

    陆宁将他们送回家,再给他们做了饭。

    吃饭时,唐漪的情绪一直很平静,陆宁绝口不提谢正的事情,只劝她多吃点东西。

    唐漪给小昭夹菜,一碗饭食不知味地吃完后,再抬头看向陆宁。

    “我想留下来,当初来这里就是我跟阿正两个人的意思,打算让小昭在这边读最好的学校,我再陪他一起在医院工作。如今这也算是他的遗愿了,我想,我该留下来。”

    陆宁没敢抬头,喉间干涩地回应她:“留下来挺好的,嘉木跟宋医生也都在,也能彼此有个照应。你又是医学专业毕业的,适合当医生。”

    她轻声“嗯”了一声,再给小昭盛汤。

    陆宁手里的筷子攥紧,再开口:“别太难过了,我们都会陪着你的。”

    她又“嗯”了一声,还是没有其他话。

    陆宁甚至担心,她会做什么傻事。

    从第一眼见到唐漪时,她就是一个显得很小鸟依人的人,不善多言,很依赖谢正,小昭也一样。

    等吃完饭,陆宁去厨房刷了碗,再坐在沙发上陪着她。

    唐漪良久后才抬头看她:“我没事,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吧,你家人或许也该担心你了。”

    陆宁坐着不走:“我爸妈知道我回来了,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待这陪你吧。”

    “我也想一个人待会,真没事,你回去吧。”她再开口。

    陆宁不知道再说什么,又不放心走。

    小昭就坐在唐漪身边,无助地抱着她的手臂。

    唐漪声音仍是平静:“你放心,我还有小昭,还有需要做的事情,我不会想不开的。”

    陆宁抓在沙发边缘的手颤动了一下,感觉如鲠在喉。

    她也没了再待下去的道理,只能先离开,再打车回了家。

    身体没能好好调理,她熬了一天,又住到了医院里去。

    病床边围坐了一排的人,温琼音跟陆成弘,还有宫和泽,再连牧川也忧心忡忡地过来守着她。

    身边的轻叹一声接一声,她一睁眼,就是床边一双双担忧的目光。

    陆宁再一次出声解释:“我真的没事,只是跑一趟有点累了而已。”

    温琼音轻声责备她:“不舒服就不要逞强,这流产也是要坐小月子的,哪有你这么折腾的?”

    旁边牧川再出声护着:“亲家母快别说了,她还病着,心里也不好受。”

    陆宁看向牧川,有些诧异,什么时候,他都称呼温琼音为“亲家母”了?

    温琼音叹了一声,也没再多说了。

    这一住院,几个人说什么也不许她出院了,宫和泽更是放话:“你就是偷偷出院,我也不许你进公司。”

    百无聊赖地待了一天,再是第二天下午,薄斯年带着苏小蕊过来看她。

    陆成弘跟牧川各自去公司了,温琼音回去给她做饭,只有宫和泽在病房里陪着她。

    他看向薄斯年牵着苏小蕊进来,淡声打了声招呼,再起身就先出去了。

    小孩走近过来,再抓着她垂在床边的手臂,细声开口:“妈咪生病了吗?”

    陆宁伸手摸她的头,再轻应着:“妈咪没事,不难受。”

    苏小蕊将小脸贴到她的手心,再轻轻蹭了蹭。

    她很想念她的妈咪。

    薄斯年站在床尾看着她,没有出声。

    陆宁看她今天情绪还好,再试探着问了一句:“妈咪一个人待在这里很无聊,小蕊今晚可以陪妈咪睡吗?”

    小孩看向身边的陪护床,再看了看薄斯年:“薄叔叔也可以睡这里吗?”

    “外婆晚上要睡这里,没有薄叔叔睡的地方了,小蕊就陪妈咪一晚,就一晚好不好?”陆宁指腹摩挲着她的小脸,心里有些紧张。

    从她时隔两年回国后,就从未单独将苏小蕊,从薄斯年身边带走过。

    哪怕是一晚,如果薄斯年不在的话,她也不曾带着苏小蕊睡过。

    这样的局面,她想要改变。

    经历了前几天那件事情,她那样深刻地意识到,有时候死亡并不是那样遥远的事情。

    宋知舟在海里死里逃生了一次,但并不代表他以后一定不会出事,她想要跟他好好地过下去,在还安好的每一天。

    而跟薄斯年之间的关系,她希望能够理清楚,至少不能因为苏小蕊,而永远这样藕断丝连下去。

    薄斯年面色看起来不大好,一张脸微微绷着,但也没有说什么。

    苏小蕊看起来是迟疑了,她想念陆宁,想念被她抱在怀里安睡的时候。

    而且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她也能感觉到,妈咪不会真的逼她离开薄叔叔。

    陆宁心跳加快,控制着情绪,缓声再说了一句:“就一晚,妈咪很想念小蕊,明早就送小蕊回薄叔叔那里。”

    薄斯年终于忍不住出声:“她还只是个小孩……”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想要抱抱她,跟她睡一晚而已。”陆宁打断他的话,但语气一直很温和。

    她再看向苏小蕊:“小蕊真的不愿意陪陪妈咪吗?”

    苏小蕊站在床边沉默着,心里那丝防备终于是松懈了,再小心看向薄斯年:“薄叔叔,可以吗?”

    小孩很轻很软的一句话,在薄斯年心里无疑是激起惊涛骇浪。

    一直只会愿意留在他身边的小孩,到底也还是对陆宁心软了。

    陆宁心里升腾起喜悦,眸光里有光点,再看向薄斯年:“你放心,就一晚,她也是我的女儿,我尊重她的意见。”

    薄斯年下颌紧绷着,片刻后再出声:“就一定要这样吗?”

章节目录

薄少的二婚罪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燕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燕书并收藏薄少的二婚罪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