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谷的人听了都激动起来,都喊着也要去找无为谷的人报仇。姬伯仁听了心里暗暗高兴起来,知道无为谷的这些人已经上了钩。他先举手示意他们安静些,毕竟这里是客栈,这么喊叫会惊动其他住店的人,等那些人都安静了下来,姬伯仁才低声说道:“诸位如果愿意跟我们一起去报仇,那咱们就先商量出个计策来,毕竟止戈城的人可不好对付!”

    无为谷的十个人听了这话也冷静了下来,开始思考对策。这时侯盼说话了,“诸位,用力不如用智,你们擅长用毒,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将他们都毒死!”

    这句话提醒了无为谷的人,其中一个面白微须的毒武者说道,“这位师兄说的好!放毒还不容易,只要让我进入他们五步以内,我保证他们一个也跑不了!只是他们现在知道这个情况吗?会不会已经防备了起来,甚至已经跑了?”

    姬伯仁听了,摇了摇头,“李传宗把我们的马全部都刺伤了,而我们书院的步法武技又是最好的,止戈城的人即使追也没我跑的快。我是一进城就去通知了我们书院的人,然后一刻都没耽误就来了你们这里。另外,我还告诉了守城的官军,让他们不要给后面来的江湖人开门,因此止戈城的人这会儿应该还没得到消息!”

    这时另外一个上了点年纪的止戈城的弟子说道:“那就好,只要能把他们都骗到客栈大堂来,我们保证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侯盼这时又说道:“这还不好办,咱们这就去他们住的客栈那里,也像这样把他们都叫到大堂来,就骗他们说,李传宗已经进了城,咱们要找他们商量对策,然后趁其不备放毒不就行了!”

    众人听了都觉着这个计策好,他们又商量一下具体的行动方案,最后决定,由侯盼带着两个毒武者去干这个事。他们的计划是由侯盼去把止戈城的人骗到客栈大堂,而无为谷的两个毒武者,则换上书院庶子营弟子的服饰和武器,来麻痹止戈城的人。

    然后侯盼再骗止戈城的人,就说他们刚得到消息,李传宗已经来到了西坪镇,要找他们商议对策,等止戈城的人都到齐了,侯通就把灯弄灭,那两个扮成庶子营弟子的毒武者就同时喷射醉千年,将这些人全部迷晕,并就地屠杀。

    为了方便侯通行事,姬伯仁还把无为谷给他的那一块防毒面巾借给了侯盼。他们剩下的人则将折叠弩、暗器筒、毒雾之类的东西准备好,等在客栈外面,伺机行事。如果计划执行顺利,他们等着就行了,如果计划失败,他们就等止戈城的人冲出来时偷袭他们。

    制定好计划后一行人就立即行动了起来,因为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左右了,再拖下去天就亮了。众人一起来到了东边的泰来客栈,还是按照老办法,派人从后院进去,在大堂后面把值夜的伙计叫醒,然后让他去把止戈城的那些人都叫下来。

    这个客栈的伙计火气比较冲,一直叽叽歪歪地不愿意配合,在被侯盼抽了两个嘴巴之后才稍微软了点儿,那伙计气哼哼地帮他们点了蜡烛,才满含怨气地去叫人。谁知道止戈城的人脾气更不好,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人叫醒,谁脾气也好不了,那伙计差点被止戈城的一个弟子拿刀砍了。

    这伙计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等把所有人都大声叫了一遍,他没等侯盼让人去送,自己就离开了,临走前还气哼哼地说道:“我们客栈只有这十个客人,你们自己看着招呼吧,老子不伺候了!”说完就灰溜溜地跑了。

    侯盼巴不得他赶紧走,没人干扰才方便他们行事呢!止戈城的人先下来了几个,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骂着街,下楼来到了客栈大堂,见是侯盼带着两个书院的人来找他们,其中一个领头的有些不耐烦地问道:“侯师弟,有什么事不能早上来,这大晚上的,你有什么急事吗?”

    侯盼却并不着急,而是让对方先坐下,说等人到齐了再说。止戈城的人见侯盼不着急,就知道事情并不紧急,都骂骂咧咧的找地方坐了等着。这时侯盼和他身后的两个人,也走到了他们中间找位子坐了,离得都不远。

    不一会儿,止戈城的十个人都到齐了,一个个的懒洋洋的找位子坐了,然后不住地打着呵欠,骂着街,根本没人把侯盼放在眼里。侯盼却还是一副笑脸,他站起身,说道:“这么晚把各位叫起来,实在是因为事情紧急,因为李传宗来了!”

    侯盼说话时前轻后重,最后这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止戈城的人听了都是一惊,刚想问话,侯盼胳膊一动却将他手旁的蜡烛碰到了地上,四周瞬间就陷入了黑暗!侯盼嘴里大声说到:“哎呦,对不住,对不住,不小心把蜡烛碰倒了,我这就点灯!”

    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模糊,因为他这时已经将那防毒面巾系在了脸上,而灯灭就是放毒的信号了,坐在止戈城弟子旁边的两个灰衣人那里立刻喷出了大量紫色的烟雾。但因为灯灭了,紫雾从喷射到扩散根本看不见。

    止戈城的人在灯灭时,倒是有几个作出了反应,立即站起身来将兵器都抽了出来,但见侯盼等人似乎也没有异动,他们也就放松了警惕,将兵器插回了鞘里,又开始骂骂咧咧地埋怨侯盼,说他如何笨手笨脚之类的话。他们可没想到对方是用无为谷的毒雾来攻击他们,等他们意识到时,十个人都已经被迷晕了。

    侯盼嘿嘿嘿地笑着拔出了刀,说道:“成了,咱们动手吧!”说完就摸到了旁边一个止戈城弟子,直接将其抹了脖子。无为谷的两个人也拔出了书院弟子的轩辕剑,一起开始杀人,转眼间十个人就被杀光了,然后他们三个人每人手里都抱着一个人往外面拖。

    等把人拖出去后,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一愣,原来他们三个每人手里拖着的都是一个器使装扮的人。看来他们想的都一样,都知道止戈城那不外传的暗器发射装置的重要性,因此第一时间都选了一个器使,而这十个人里,就只有这三个器使。

    侯盼见了却笑了起来,小声说道:“英雄所见略同,一人一个,咱们就这样分吧,怎么样?”

    无为谷的两个人听了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小声答道:“就按侯师兄说的办!”

    说完,三人就把这三具尸体从后门拖了出去,那两个无为谷弟子刚出门,就朝门外低声喊道,“申师兄,齐师兄,快来帮忙,我们得着宝贝了。”

    听到喊声后,无为谷的人立即从隐身处跑了出来,书院的人则像分好了似的,一个人跟着一个,都拿着短刀或匕首之类的武器一起跑了出来。无为谷的一个人兴奋地低声问道:“什么宝贝啊?在哪儿呢?”

    侯盼这时也低声喊道:“公子,任务执行的很顺利!”说完这句话时,他已经拿着剑出现在了跟着他一起行动的其中一个无为谷弟子的身后,但却没有拖着他那个器使的尸体。几乎同时,从后门旁边的阴暗处突然出来一个书院弟子,无声无息地跟在了另一个无为谷弟子身后。

    侯聪那句话是书院弟子行动的暗号,话音刚落,书院的弟子们立即紧走了几步,朝着身前无为谷的弟子就下了手。这些书院弟子要么是庶子营的,要么是宗主护卫,都受过暗杀训练,他们都是从被杀者身后摸过去,然后一把捂住对方的嘴,迅速地用短刀或匕首抹对方的脖子。

    可怜十个无为谷的弟子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来,就被书院的人暗杀了。他们被杀时还沉浸在复仇任务成功的喜悦之中,而且去执行任务的两个弟子还说得着宝贝了,都急着去看是什么宝贝,根本没留意自己的这些假盟友,十个人很快都倒在了血泊中。

    但书院弟子这时却没有停手,他们继续不停地用短刀或匕首捅刺着无为谷的这些弟子,生怕他们缓过神来,给他们来一罐毒药。直到姬伯仁从阴暗处喊道:“弟兄们,差不多了,你们赶紧检查一下,他们还有没有气,把无为谷弟子身上的药和那三个器使带上,咱们要赶紧离开这里!”

    书院的弟子这才停了下来,开始按照姬伯仁的吩咐,检查搜索那些尸体。但没过多久,书院的这些弟子却都东倒西歪地躺到了地上。只是天色太黑,姬伯仁开始时没注意到这一异常现象,他这回没有动手,因为他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肚子里烧的难受,因此一直在路边隐蔽处坐着。

    等他发现异常去查看时,外面已经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姬伯仁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墙站起身,等他来到路上,却发现包括书院弟子在内的所有的人都躺在了地上,而那里好像笼罩着一团烟雾。姬伯仁心里一急,差点摔倒在地,心想难道是哪个无为谷的弟子没死透,放了毒雾出来?

章节目录

继祖传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亿城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城安并收藏继祖传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