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舒现在这个样子可不方便回去,光着膀子,裤子还有点破,头发乱糟糟的,被人看到感觉也太奇怪了,还是等天黑了再摸回去好了。

    看看天色还早,他走到一棵树下坐了下来,掏出了从柳太成身上摸出来的东西。

    小袋子先放在了一边,拿着镜子打量着,只见这枚古朴的镜子似乎是金属打造的,背面上刻着一幅山水画的样子,其中还杂夹着一些他不认识的符文。

    再仔细看去,发现山水画竟然是由符文构成的,以符文组成了一幅山水画!

    这倒是很新奇。

    不过,里边的符文他一个都没认出来。

    翻转镜面,镜子的正面看起来似乎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灰蒙蒙的镜面,隐约的映照出了叶舒的样子。

    “这就是灵源镜?”

    叶舒摩挲着手上的镜子,犹豫着要不要滴个血上去试试,听说灵源镜是可以收取秘境的,那么里边肯定就存在着特殊的空间,会不会像是桃花源一般?

    灵源镜是法宝,滴血认主,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随即,他又摇了摇头,这玩意有点烫手。

    首先,它出自玉蟾宫,如果真被发现,肯定有玉蟾宫的高手来追回宗门失物。

    超凡者的世界,可不管你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反正是我们家的,必须取回。一些世俗界的规矩和道理是不管用的。

    另外,之前听师父说,柳太成得手了两个还是三个秘境来着,倘若被取了秘境的门派听说灵源镜在自己手上,不也得来要回秘境?

    全是麻烦事。

    所以,还是回头交给师父处理好了。

    经过今天这一战,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修为还是太低了。

    放下疑似灵源镜的小镜子,叶舒拿起了那枚小袋子。

    这小袋子的身上没有什么图案花纹之类的,由黑色和金色组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制,摸起来的手感似乎不像是布。

    捏了捏袋子,好像里边充了气一般,虽然没有鼓起来,但是有气顶着的感觉,不过没有捏到其它物品的感觉。

    用力的扯了扯袋口,竟然扯不开。

    明明看起来就是一根收束带给收束着的袋子,竟然打不开?

    在柳太成的身上只搜出这两件东西,想来这袋子应该也不简单。

    他倒是没有怀疑这袋子是小说里写的储物袋之类的,毕竟还有一枚疑似灵源镜的镜子在那里呢,如果换成自己,东西肯定都收入镜子里,这样更保险。

    他从来没见过师父和师兄师姐使用什么储物袋,想来应该是不存在?也是奇怪了,他竟然从来没想过问问师父有没有储物袋之类的神奇法器。

    按理说,既然有像灵源镜这样的法宝,那么为什么不会有储物袋、储物戒指之类的东西呢?

    看完这两件战利品,没什么发现,那就不看了。

    叶舒盘膝坐好,返观内视,检查起自身的情况来。

    体内两只蚁蛊安静的呆着,似乎在发呆。一只大一只小,大的有绿豆大,小的只有米粒大。仔细看去,原本的那只蚁蛊是大的那只,它竟然在吸食分出来的那只身上的能量。

    为什么能分得出来?没有道理,就是知道。

    蚁蛊在哪?

    不知道。

    但是就是能够“看到”。

    还是没有道理,反正就是能够“看到”!

    小的那只能量哪来的?叶舒心中猜测,应该是从柳太成身上吸食过来的真元精血。

    莫名的,他突然觉得,蚁蛊吸收消化后,也许会反馈一部分到自己身上。

    那......岂不是成了蛊版的北冥神功?

    仔细想想,这种特性和食梦蛊差不多啊,都是取别人的能量来壮大自己,损人而利己。

    他不由的想多了:这是不是师父在考验我?看看我会不会忍不住乱来?

    看过蚁蛊没有问题,叶舒就不再理会,心神意念进入了丹田之中。

    好家伙,丹田之内真元和雷能经过这么一会已经慢慢的纠缠在了一起,虽然看起来泾渭分明,却又旋转着,互相转化着。

    好似一幅,不对,是一枚,一枚立体的太极球。

    叶舒心中暗道,回头得找师父求一门雷法才是,如果只修炼《逍遥诀》,那么就浪费了雷能。

    随着《逍遥诀》的提升,怕是早晚那雷能会被真元给转化吸收了。

    再看,心脏之中似乎有一滴只有米粒大小的金色存在,莫名的他突然知道了,这是巫族精血!

    经过雷击的剌激,竟然凝炼出了精血......

    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吧,只是这量少了点,等凝炼得多一些,倒是可以给二师姐使用。

    她可是很眼馋的。

    这么一想,脑海中突然莫名的多了一些信息的感觉,只是当凝神去想去看的时候,发现什么信息也读取不到。

    叶舒心中有所明悟,这是巫族精血自带的传承,只是暂时还没有满足条件,无法领悟,只能暂时先不加理会了。

    身体变强了一下,凝出一小滴精血,得到一股雷能......好吧,也算是有所收获。

    其实,最重要的收获,不是这些,也不是得到那疑似灵源镜的镜子和不知道什么作用的小袋子,而是:活了下来。

    在一个成真境的高手手中活了下来,哪怕是初入成真境的,那也是真真切切的成真境高手!

    差了两个大境界!

    按说一个指头就能摁死自己的成真境高手,竟然就这么被自己给反杀了!

    要说不兴奋,不庆幸,那绝对是假的。

    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后怕。

    同时,叶舒也在心里暗暗的告诫自己: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敌人,哪怕是面对比自己弱小无数的敌人,都要小心谨慎。

    阴沟里翻船,可不是说说而已。

    这是有着实例的,自己刚刚经历的就是一例。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倘若柳太成稍微重视些,怕是自己完全没有机会,只能等死后被埋了当做花肥,然后由师父查到之后给自己报仇。

    不过,哪怕师父给自己报仇了,将柳太成挫骨扬灰,那也于事无补。

    自己死了,那就一切成空。

    世上还有那么多精彩,修行路上的风景自己还没有见识过,哪能这么轻易就死了?那样的话,人生也太过无趣了。

    而且,自己还有父母要照顾,还没有娶老婆,还没有......

    总之,还有很多事等着自己去做呢,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章节目录

修真从捡到鹏羽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演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演宁并收藏修真从捡到鹏羽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