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喜兰让王明阳把医生和护士给请出去,这种时候要是不把话说明白,以后烦的人还是自己。

    她看着毫无形象的袁涛,看到他眼里的恐惧和茫然和一丝疯狂,她叹了一口气,她不认为王明阳这么做有何问题,一切都是咎由自取罢了,如果不是他放任着梁文娟和袁振成去找自己,也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

    “造成现在这样的后果不都是因为你吗?”

    袁涛抬起头,通红的双眼愣愣的:“……怎么会是我呢?我可什么都没做。”

    “我跟你是不是断绝了关系,连户口都迁了出去?”

    “……是。”

    “那我就不是你的女儿了,是不是?”

    “……是。”

    “那你为什么要三番几次的要找我事呢?不管我有了什么,你都带着你那一家子来跟我抢,名额这么重要的事,你说让我换就换,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呢?你又有什么资格呢?”

    袁涛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样子十分狼狈,好半晌,他沙哑的声音闷闷的传了出来:“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你身上还流着我的血呢。”

    袁喜兰:“……好,既然你把我当成亲生女儿看待,那你这种抢女儿的资源去帮助你的继女,就这样的行为是对的吗?你不觉得对亲生女儿很不公平吗?”

    袁涛没再说话,他整张脸都埋在双手里面,房间里衣时间都十分安静。

    王明阳看了丫头一眼,重新拿起碗对袁喜兰说道,“你刚才还没有把饭吃完,先别说话了,我再喂你吃几口。”

    袁喜兰轻咳一声,乖乖的坐好,两人直接把袁涛当做不存在一般,你喂我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袁涛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态度,总之,袁喜兰养伤的这段时间就没见他再来过。

    等脸上的红肿消下去,差不多的时候,袁喜兰就不想在卫生院里呆着了,她还要去上学,还要挣积分,但是王明阳不同意,她的伤很重,好些地方被打的皮开肉绽了,两个星期的时间,这些伤口还没能痊愈,动作稍微大一点都能让她龇牙咧嘴。

    可是袁喜兰没办法,任务繁重,这个月再不挣点积分还掉的话,谁知道淘宝平台会自主吸走她什么东西?不管是气运也好还是寿命也好,她都不想失去,至于轮回,她就更不能失去了,谁愿意魂飞魄散啊?

    但是她急也没用,只要王明阳不松口,她就一直要待在这里,无法,她只能坦白自己干下的蠢事。

    袁喜兰把卖不掉的那块金砖拿了出来递给王明阳:“就是这个了,当时我就想着买块砖头砸人,那时候我恍惚觉得这个挺像砖头的,也没看清楚就买了……”

    王明阳接过金砖,掂了掂重量,差不多五斤多重,上面不管是大钻还是小钻,打磨的都非常精致,关键是数量多,大钻也占了很大比例,难怪会欠债,上面随便一颗彩色钻石扣下来都值这个价了。

    见袁喜兰神色蔫蔫的,他笑着安慰道,“这个很有收藏价值啊,这么多大钻石有价无市呢。”

    袁喜兰有气无力的摆摆手:“谁知道这东西是真是假啊,你要是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反正我也卖不出去了。”

    “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拿去学校鉴定一下,我在实验室里就可以借助机器鉴定出来。”

    “不不,还是别了吧,既然是收藏级的那就要好好收藏,拿出去了万一被别人知道了怎么办?凭白生了祸端。”

    王明阳目光柔和,他嘴角一弯,重新把金砖递了回来:“既然这个东西会带来祸端,那你还是继续放在里面售卖吧,万一有人看上了呢。”

    袁喜兰有些尴尬,“我刚才不是说送给你了吗……”

    王明阳笑意加深,微微倾身,吻了吻她的眉眼,“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哪里受得了,更何况是你欠了巨额债务买的,我收着心里也会不安。”

    袁喜兰更加尴尬了:“那那我继续放里面卖了,你真的不喜欢吗?其实把钻石抠下来做成别的首饰也挺好看的。”

    “如果你觉得好看的话,那就留着吧,等我们结婚的时候,你选一个颜色我帮你做。”

    袁喜兰脸色爆红,舌头打结:“这这这怎么怎么提到结婚上了呢?还早着呢。”

    “两年前我就想跟你结婚了。”王明阳下意识的就想抱住她,但目光触及到他身上的纱布,转而抓着她的手,目光幽怨,:为什么你不早几年出生呢?”

    袁喜兰轻笑:“你也没多大。”

    “我大你五岁。”

    “……”

    袁涛默默地回到情人家,一路上他都在问自己做错了吗?心里总有两个声音在提醒着他,一方面他做错了,毕竟是亲生女儿,平日里不闻不问也就算了,现在又断绝了关系,还去找他要东西,简直不是人。

    一方面又告诉他,这样子没错,都是为了儿子,为了家庭,如果不这样子做的话,家庭会破灭。虽然是亲生女孩,可是已经断绝了关系,就不算是他的女儿了,那么他想要怎样就怎样,她也不能反抗。

    回到家之后这个问题依旧没想通,他苦恼的抱着脑袋缩在沙发里,一岁的儿子咿咿呀呀的从屋里跑了出来,他的后面追着年轻美丽的情人,女人脸上带着动人的微笑,声音甜甜的叫他老公。

    袁涛一动不动,他浑身僵硬,他突然想到自己跟这个女人是没有结婚协议的是不受法律承认的,是因为金钱利益的关系才结合在一起的,那么现在自己的工作没了,这个美丽的女人是不是也不再属于他?

    看着蹒跚学步的小儿子,他突然站了起来,夺门而出,他要去找工作,不会留住这个女人也得留住这个小儿子,大儿子已经进监狱了,他只有这个小儿子了,他不能放弃。

    他就不信了,以他的资历还能找不到一个好工作吗?王明阳能拿走他的工作难道还能拿走下一个下下一个?

    他首先选择的是那些大工厂,应聘的职位也是主任往上,他自以为高高在上,可是应聘的人却觉得他是在开玩笑,主任往上的职位一般都是内定下来的,怎么可能会用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呢?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俏娇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椿芽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椿芽儿并收藏重生七零俏娇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