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浊同流有宿何帮忙解惑。但,五灵归一目前想来,只能靠自己去找办法突破。而且,看样子只要再多修炼一阵子到成仙门槛上,郢雪应该就没了这主弱支强的问题。”

    不管怎么样,最起码数据面板上没说这次提升存在什么未知的隐患。想当初,就连被魔翳缚魂术控制时,谢云书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这次要是真有什么害处,谢云书同样应该有所了解才对。

    既然暂时只见好处,不见坏处,谢云书就稍微留了个心眼,然后便打算离开璇光殿后,把剩下三本法术书都给学习了。

    如今风、水二属的术法,谢云书已经十分熟练。剩下土、雷、火三系,本来成仙之前,由于属性生克的关系,土克水灵,土系仙术对谢云书应该很难习练。

    但由于女娲灵力早早觉醒,谢云书的土系仙术资质就算一般,那也照样练起来没太大阻碍,至多威力不怎么样就是了。

    不过,既然系统提到了五灵归一的事,谢云书心想着先把五灵仙术学全,一定没有什么错误。

    反正,补强下功夫的是他自己,不论怎样都是血赚。而他这样能不考虑仙道瓶颈,还能有时间兼修大量仙术、丹道。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难道还能吃亏了不成?

    “呼……多谢师傅和李叔了。”

    谢云书将胸中一口长气吐出,郢雪随之归还于灵葫,约摸过了两个时辰,谢云书才算将药效灵力全部消化。

    这点时间,对草谷并不算长。反而因为提前服了一片七叶灵芝,调理一阵子后,草谷的精神还好了不少。

    此刻眼见着谢云书清醒,她当即和李逍遥把两人所见,据实相告:“云书,往后的道路,只能靠你自己。我与掌门的意见只能当作参考。在确定前路之前,你可须慎重思量。”

    “邪剑仙么……五灵归一,五灵归一……”

    得亏有长辈点拨前路,不然谢云书一时半会可想不到邪剑仙这一茬。

    毕竟邪剑仙在玩家的印象当中,是一个被重楼掩盖了光辉的“杂碎”boss。可实际来说,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邪剑仙之所以被看不起,纯粹是因为仙三的整体故事,属于神魔遍地走的剧情线,一路上碰到的boss,常有神兽、神魔,陪着景天打五五开的假赛。

    但作为干坏事的大反派,邪剑仙的战绩半点不差。

    他可是能屠杀蓬莱御剑堂、干掉蜀山五位半仙、损伤镇妖剑,差点杀了景天一次的人。最后邪灵大成的阶段,邪剑仙实力要远在一般天仙之上。

    再夸张一点,真要比游戏数据面板,重楼人间划水状态的数据,其实不如邪剑仙厉害。

    只不过,谢云书印象里的邪剑仙,总是容易跟邪魔外道挂钩,又被重楼呼来喝去十分丢脸,所以平时并不会把他放在心上考虑。

    但只要认真一想,这老货能抽取镇妖剑和魔剑的灵力,导致双剑损坏,又怎么可能会是“弱者”?

    直到李逍遥和草谷这么一提,谢云书才脑中灵光一闪:“没错了,剑冢铸炉能铸造驾驭天地清浊之气的剑,使得邪剑仙实力大增。要不是最后镇妖剑重现神威克制邪剑仙,加上锁妖塔的五灵法阵坏了这股清浊剑气,邪剑仙都不一定会输。”

    “云书你有了想法?”

    听到草谷问话,李逍遥也把目光投了过来。谢云书却极为苦恼,道:“师傅,李叔,你们觉得我把郢雪带到剑冢重炼一次,这种办法可行吗?”

    “可以当然可以。但,你拿剑冢炼元神,剑成了之后,你人也只怕……还是等你成仙之后,内固性命,外炼五金,再去想这个法子罢。”

    李逍遥这话不必说全,谢云书也能懂会是什么下场。

    难怪宿何非要等谢云书有了仙境修为,才肯对他明言清浊同流之法。否则就算他修行化境,本质还是个人,跳炉炼剑也太离谱了一点。

    谢云书又不像邪剑仙不怕被炼,要走出一条没有前人试过的正路,也得承担相应的风险嘛。

    “两位不必担心,我可没鲁莽行事的打算。对了,李叔,这本修剑秘籍你先收下,有空还得请你指点一二?”

    景天的剑谱,谢云书看完之后,就被系统记录下来了。与其白白放在身上,还不如给李逍遥去琢磨。

    而谢云书下面这段时间,并不想再一味提升修为。磨砺剑术,锻炼仙术,方是他眼下该优先去做的事。蜀山有太多秘籍,是谢云书没看过的。

    而有李逍遥点拨乃至实战教导,肯定要比一个人闭门造车强。

    李逍遥虽有些奇怪剑谱来历,但一看上面的剑法招路,虽与御剑术大相径庭,本质仍然与蜀山剑法同源而出。

    等他听完谢云书解释,稍加翻阅之后,李逍遥亦想起李忆如提起过的景小楼,大致明白了景、李两家纠缠不清的缘分。

    而这剑谱总结了不少深刻剑理,对如今的李逍遥刚巧合用。于是他将之收下后,便和谢云书师徒二人一起离开璇光殿,准备先安顿一下蜀山事务,然后再开始与太武准备闭关之事。

    不过,三人离开三皇玄台,前往太清殿时,却见平日里较为活泼好动的弟子,一个个都如履薄冰大气不敢出的模样。他们看到了李逍遥与草谷,纷纷严格执弟子礼拜见,丝毫不见平日的随和自在。

    “难道太武师兄又开始整肃门风?”

    平日一个月在山门就十来天,许多事还是太武处置,李逍遥也算见怪不怪。但谢云书一瞧草谷端庄神色,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可能。

    果不其然,三人刚一踏进太清殿,便见到大厅内左边站着太武、青石,右边立着罡斩、玉书。

    唯独中央一人须发灰白,剑眉轩昂英挺,仙风道骨,卓尔不群。虽已似脸生皱纹,认真看去竟不比太武老迈。此人正是当年名誉天下的剑圣——独孤宇云。

    独孤宇云的年纪远不满百岁,蜀山又擅炼延寿之药,他的身子骨还硬朗的跟。此刻似是隐含怒气,独孤宇云一双有神锐眼,灼灼看着李逍遥,开口即是严厉质问。

    “明知韩仲晰与魔有关,你为何不抓?”

    “师伯……”

    早该想到林月如没事,老剑圣一定会回来看看的。李逍遥暗自一叹,这下真是心软被抓了个现形,当真没地儿说理去。

    老派作风的独孤宇云,可不跟李逍遥客气。要不是现在李逍遥才是蜀山掌门,他这长辈得给他留脸面,没法斥责,独孤宇云是真想发火。

    深吸一口气,独孤宇云闷哼道:“混天魔尊的危害,你我都亲身经验过。你再怎样心软,都不该把危害放在外面。现在出了这档事,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吗?!”

    “此事我会担起责任,还请师伯莫要动气。”

    “责任……也好。你这就下山回林家堡。一年之内,不必回蜀山。”

    独孤宇云不给李逍遥辩驳的机会,直截了当做了决断,快刀斩乱麻道:“神魔之井封印加固,用不上劳动你这掌门,有我与太武即可。你这一身武艺,不把这妖魔家务事处理明白,回来也是碍眼!”

    谢云书听到着却觉得不对,给李逍遥放一年假,这是处罚还是奖励啊?

章节目录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听风小说只为原作者浮云奔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云奔浪并收藏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最新章节